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八十章 相鼠无皮
    农民起义,朱由检最不愿意听到的词汇,跟东掳和北鞑那些不服王化的游牧、渔猎民族不一样,这些吃不饭、走投无路的农民却是他的子民。zztp

    华夏的农民有着世界最勤勉、最吃苦耐劳、最隐忍的本性,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了,但凡有口饭吃,朱由检相信他们是不会走造反这条路的。

    明朝的农民苦啊,官府盘剥、士绅压迫、小吏戕害还不算完,这老天爷还不帮忙。

    明末正值小冰河期,干旱、洪水、严寒等各种自然灾害频发,让本被官府士绅小吏压榨的奄奄一息的农民彻底失去了生的希望。

    横竖都是死,其胆子大的自然学了那陈胜吴广。

    想到这里,朱由检收拾了一下心情,抬头扫视了一眼台下的群臣。

    最后,目光落在了户部尚书毕自严身。

    内阁的塘报自然不东厂和锦衣卫的速度,所以群臣被火急火燎的招来,此时并不知道实情。

    但看了朱由检那冷若冰霜的脸色,群臣自知不会是好事,便全都肃穆而立,等着朱由检训话。

    “毕部堂,之前划拨陕西的三十万两赈灾银子,可处理妥当?”

    见朱由检板着个脸问赈灾银子的事,毕自严心稍定了些。

    这三十万两赈灾银子因为是皇帝内帑出的,毕自严怕下面人瞟没严重,到时不好交差,于是他便亲自监督拨付。

    三十万两银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全都如数交给了陕西布政使司的官员。

    此时见朱由检问起此事,毕自严长舒一口气,幸亏当时没听下属的循例瞟没一成,否则现在可坐蜡了。

    “回陛下,时御前会议三日后,三十万两银子俱已交付陕西官员,户部账册签押俱全。”

    毕自严自问没有做亏心事,便施施然前答道。

    “嗯,好。”

    朱由检冲着毕自严摆了摆手,示意他回班,随后又对着刘宗周问道。

    “刘都御使,陕西官员操守如何?”

    没有东厂和锦衣卫事前通气,这些官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此时见朱由检问自己,刘宗周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而且他刚任都察院不久,好多事还没理顺,对于陕西道的官员操守,他也只是略略有个大概,但此时陛下问了,只得硬着头皮前回话。

    “回陛下,臣刚履职不久,尚未开始风宪考察,但臣履职以来,未有御史弹劾陕西道官员,想必尚可,待臣回去之后,即开风宪考察,最终如何,想必明了。”

    刘宗周不愧为理学大宗师,说话是滴水不漏。

    朱由检虽然对他这个回答不甚满意,但其确实刚刚履职,也不能太过严苛。

    “嗯,风宪考察的事,朕待会会单独交代。”

    朱由检示意刘宗周回班,随后便把目光定在了排在最末,本没资格参加御前会议的陕西道监察御史鲁安身。

    虽然群臣尚不知到底何事,但经过朱由检的两次提问,皆知应该跟陕西赈灾银子有关。

    自寻与此事毫无瓜葛的官员,便都定下心来,站在一边,充当吃瓜群众。

    而大殿唯一的一个七品小官,此时也大约知道了朱由检发怒所为何事,便在角落里如筛糠一般。

    “鲁御史,朕自问你,陕西道官员操守如何?”

    鲁安自打接到殿通知之后,心便惴惴不安,回顾自己选官以来的政绩,自知没有啥能被天子圈点之事。

    但至于为官以来的劣迹,鲁安也没觉得有啥,此时官员哪个不贪,起江浙的道御史同僚来,自己还算廉洁的呢。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督查陕西,陕西穷困,自然不江浙官员的孝敬多罢了。

    但随后朱由检问月前陕西赈灾银子的事,鲁安顿时便知这一关不好过了。

    三十万两赈灾银子,陕西布政使司给他孝敬了一万两,至于陕西道的各级官员如何处置余下的银子,未可知了。

    但从此时朱由检的表情来看,情况应该不会很乐观。

    鲁安此时见朱由检问自己,大脑飞快的转了几转,随后心下一横,前跪拜道。

    “回陛下,臣弹劾陕西巡抚赵白石贪污赈灾粮银!”

    一语惊起千层浪,鲁安这个七品小官,成功的吸引了朝一众大佬的目光。

    而坐在御座之的朱由检,此时也被这个七品小官的反戈一击给惊住了。

    对于陕西道官员赈灾不力的事,朱由检本想拿这个监察不力的小御史开第一刀,先杀鸡儆猴,再派东厂、锦衣卫、大理寺、刑部、都察院组成专案组去彻查。

    没成想,竟然被人家捷足先登,朱由检不觉心暗韬,这大明朝的官果然一个省油的灯。

    “哦?”

    朱由检收起惊讶,用玩味的语气看着这监察御史的垂死挣扎。

    “那你说说吧。”

    鲁安闻言,立时哑了,说说,说什么?说多少?是全都说,还是有选择的说?是光说巡抚赵白石的事,还是连带着布政使司衙门一块说,甚至都察院那几位可能收了好处的同僚要不要说?

    鲁安一时语塞,但朱由检却等得不耐烦了,咳嗦一声便吓得鲁安不敢再耽搁。

    随后便语嫣不祥、外加有选择的将赵白石的贪污赈灾银子的事说了个大概。

    但即使是虚着说、挑着说,但其当庭弹劾一位巡抚,还是给这些朝堂大佬们惊得不行。

    一个个大气不敢出,愣愣的装透明人。

    关于陕西道官员的事,这鲁安早不弹、晚不劾,偏偏自己提起这茬才弹劾,朱由检便知这鲁安恐怕也不会干净,便有心逗逗他。

    “嗯,还有呢?”

    朱由检喝了一口茶,好整以暇的又问道。

    见朱由检此时脸已经少了急色,鲁安心里稍定,但听起语气,却没有草草了解此事的意思,鲁安一时也没有了计较,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知道的事往外道。

    随后又将陕西布政使司衙门的那些事道出不少。

    朱由检闻言,心里有些不快,这鲁安虽是七品小官,但却狡黠如狐,天子亲问,竟然还存着侥幸心里,一点一点往外吐,看来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此外,陕西局势紧急,耽误一刻怕是有一名百姓饿死,朱由检没工夫跟这个臭虫打哑谜,随后道。

    “嗯,好,很好,鲁御史当真是陕西官员的好御史,看来对于陕西官员的积弊所知甚多啊,来人,送鲁御史去昭狱说说吧。”

    鲁安闻言,立时瘫成一堆烂泥。

    锦衣卫昭狱啊,那可是明朝官员闻之色变的地方,虽然天启年间势微了一些,但自新皇登基以来,可已有不少官员皆折到了里面,锦衣卫昭狱的名声渐渐又树立了起来。

    “回陛下,臣有罪,臣知错了,臣都说!臣都说!陛下饶命啊,陛下!。”

    不等这鲁安再嚎叫,两名锦衣卫大汉便前将其拖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