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七十七章 周皇后与香皂
    杨花三月,紫禁城,乾清宫。bigb

    朱由检拿着那块长方形的香皂,凑到了鼻子下面闻了闻。

    “嗯,不错,是这味。”

    看着这极具工业化的线条,伴着这淡淡的橘子皮香,朱由检一时神情激荡。

    前些日子,朱由检在船闲逛的时候,看到一位游客遗落在船的一本书,面记载了手工香皂以及香水的制作方法。

    朱由检看手工香皂的工序并不复杂,随后便将其给毕懋康送去了。

    毕懋康不愧为大明第一工程师,动手能力超强,仅用一旬时间,便将香皂样品送了回来。

    朱由检兴冲冲的拿着香皂,便奔向了坤宁宫,迫不及待的想看看用户体验。

    到了坤宁宫,不待分说,便将周婉言的手放进了事先准备好,装满猪油的木桶里。

    直惊的周婉言一阵嗔叫,心说陛下今日这是怎么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朱由检便献宝似的拿出了那块香皂,示意周婉言用香皂净手。

    着清水细细清洗双手,周婉言很快发现这香皂的神之处了。

    须臾之后,周婉言的手不仅爽滑洁净,细细嗅来,竟然有一股淡淡的橘子清香。

    “陛下,这是何方进贡的神物,若是多的话,能不能匀给臣妾宫里些。”

    对于这种香香的东西,女生天生没有抵抗力。

    “哈哈,这不是进贡的,这是朕研究出来的,以后想要多少有多少。”

    朱由检说着,又拿出一块香皂演示道。

    “朕把它命名为香皂,不仅能净手,洗澡也是可以的,也可以用来洗衣物,特别是洗完澡后,浑身都是香香的。”

    “陛下。”

    一声娇哼,周婉言闻言脸迅速飞起一块红晕,但随即又有一丝失落。

    自她搬进这紫禁城,朱由检还一次也没有宠幸过她,虽然周婉言嘴不说,但心里对朱由检还是颇有微词的。

    而且她也想尽快给朱由检生个儿子,以固正宫之位。

    周婉言生性端庄,这种事她自然不好主动开口,虽有微词,但好在这段时间,朱由检也没有宠幸别的妃子,她心里稍微还踏实一些。

    其实朱由检何尝不想畅享鱼水之欢,但他是过来人,自知过早开始性生活乃至早孕,对女子伤害极大,当然对男子亦有损伤。

    朱由检今年才十六岁,他不想过早的挥霍自己的生命,而且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极其不好,想长命百岁只能靠自律了。

    周婉言自然不知道朱由检的这些顾虑,想起之前张嫣给她说的那些,随后眼珠流转,一个含羞带臊的想法便在脑海形成了。

    “陛下稍待,臣妾去帮陛下试试这香皂的洁身功能。”

    周婉言脸色微红,非常小声的说道。

    “婉言,你说要试什么?”

    朱由检没听清,便大声问道。

    周婉言闻言,又气又恼以为朱由检是故意的,但还是壮了壮胆子,提高了声音。

    “陛下,臣妾想去用这个洗澡。”

    说完,头飞快的低下了,不敢再看朱由检。

    “哦,去吧去吧,多留意下使用感受,朕在这等你。”

    朱由检一心沉浸在香皂,其实并没有听出周婉言的意思。

    但那句等你,却让周婉言心狂跳,脸色绯红,显然是会错了意,忙带着侍女进了内堂。

    片刻之后,周婉言沐浴完毕,但自了床,随后宫女太监都知趣的退了出去,随后把门关了。

    朱由检以为是周婉言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谈洗澡的感受,也没有多想,随她进了内堂。

    待进了内堂,但见周婉言却躺在了床,只露出一个脑袋。

    “咋躺床了,快起来让朕闻闻香不香。”

    朱由检不开口便罢,一开口周婉言脸烧的更厉害了,头不好意思的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哎呀,你捂着被子看嘛,让朕看看洗的干净不干净,香味足不足。”

    一语既出,周婉言直接将头缩回到了被子里,娇嗔道。

    “哎呀,羞死个人,陛下自己到床来看嘛。”

    朱由检闻言,仍未多想,以为周婉言在跟自己玩闹呢,便前走到床边,伸手将周婉言的被子掀开了一角。

    一片高低起伏、光滑白嫩映入眼帘。

    朱由检立时血脉喷张,张口结舌的立在当场,片刻之后,才明白了周婉言的意思。

    饶是朱由检两世为人,见过不少这样的躯体,但老实说,周婉言能被张嫣一眼看,直接选为王妃,还是有她的道理的。

    “那个,那个,嗯嗯,朕看过了,效果很好,是不知道手感怎么样,待朕手一观。”

    罗幔轻放,满室旖旎。

    须臾,朱由检轻轻的触摸着周曼如的柔软,不怀好意的笑道。

    “嗯,这香皂效果不错,你看这手感多好,但朕要再试一次。”

    一声惊呼,满室飘香。

    -------

    自出征回朝以后,朱由检渐渐确立了自己的权威,新内阁经过磨合之后,也渐渐步入正轨。

    朱由检真正耗在朝堂的时间也少了一些,朱由检便有更多的精力来关注西山了。

    “次,朕跟你们讲了看地图的要领,其的口诀,谁能跟朕复述一下。”

    下面的武学生纷纷举手。

    当然,回答问题前举手报告,也是朱由检定下的规矩。

    “李腾蛟你来。”

    “报告大元帅,北下南,左西右东,距离测算要用例尺换算,如不知方向,要用指南针。”

    “很好,坐。”

    “那朕再问,在野外如何自制指南针?黄宗羲你来。”

    “报告大元帅,取清水置于瓮,置树叶于其,取一针在甲胄摩擦,遂放置叶,针之两端便是南北。”

    “很好,你们很用功,朕很欣慰,那今日再学等高线和等深线,下面跟朕先复述一遍口诀。”

    “陡坡密,缓坡疏,两山之间是鞍部;下弯脊,弯谷,悬崖在相交处。”

    随后,教室内便响起一阵朗朗之声。

    自各地选拔的一百余名武学生入学后,朱由检基本每五天便来一次西山,亲自教授学员。

    闲暇之余,朱由检还根据自己的记忆,编了不少教材,供学员学习。

    学员们多是家境殷实之辈,自小便有书童陪伴,初到西山之时,对这种睡集体宿舍,生活全需自理的新军做派十分不满。

    朱由检闻言后二话没说,只身入了军营,与学员们同吃同住同训练,甚至好多要求学员们做的还要到位。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学员敢叫苦,全都一丝不苟的执行着新军的条例。

    时至今日,朱由检每来西山,定与学员们通吃同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