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七十四章 凯旋
    辰时,永定门外。wanyuan

    随着陌生的旋律响起,一队四列十排的锦衣卫仪仗当先映入众人眼帘。

    而在队列之前,三人护旗小队呈品字形排列,擎旗手高举红色军旗,两名护旗手则将马刀立于胸前,庄严而肃穆。

    这四十三人组成的仪仗队,伴随着那首《大明进行曲》,徐步走向永定门。

    京城百官及围观百姓都是第一次听到这样铿锵有力的曲子,也是第一次看到这虽然简洁,但却充满仪式感的阵列。

    众人见状,纷纷说不出话来,直觉心一团火焰在燃烧。

    仪仗队后便是从宁远带来的乐队班子,因为全程需要音乐加持,所以朱由检也将乐队编入了行进队列。

    乐队之后,则是参加此次战役的攻坚部队代表了。

    排在最前面的则是毛龙的东江军,其后是跟随朱由检袭辽阳的关宁军,再次是随满桂攻陷广宁的宁锦军,最后是横扫科尔沁的蓟宣军。

    每队皆是425的方阵,各自领队的则依次是毛龙、曹诏、满桂和杨国柱。

    这四百名军人代表皆是战场厮杀多年的老兵,每个人手都杀过不止一人,再加四位久经沙场的老将横刀跃马的立于各自队列之前。

    这个方阵一出场,自然气势非凡。

    老兵方队之后,则是此次战役的缴获了。

    先前几辆囚车是阿济格、李永芳、硕托等被俘的鞑子将官,其后大车之便是一水的鞑子人头。

    五千余女真鞑子首级和一千余蒙古鞑子首级,满满当当的装了十几辆大车,全都张牙舞爪的保持着临死前的惨状。

    面对这些已经硝制好了人头,围观百姓的女子和孩子全都捂住了眼睛。

    而在战俘队伍之后,便是压阵的朱由检了。

    不同于以往帝王出巡的仪仗,此次朱由检的仪仗精简了不少,銘锣伞盖、金瓜玉器全都摒弃,只剩下前后各四十八名全副铠甲的锦衣卫,马刀立于胸前,簇拥朱由检前行。

    而朱由检也没有乘辇,一杆黄龙日月旗下,朱由检金盔金甲,骑马而行。

    此次凯旋队列,除了前面的军旗,也只有朱由检身旁的这杆龙旗了。

    按照封建军队的惯例,各部将领出行,可打带有自己姓氏的帅旗,但此次,全部被朱由检砍掉了。

    大明的军队只能有一个旗帜,大明的军队也只能效忠他朱由检一人。

    而在朱由检仪仗之后,则是此次的战地观察团了。

    随军出征的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的官们,经过近一个月的军旅战斗生活,似是全都变了一个模样。

    官袍虽然皆是簇新的,但里面早已不是之前的羸弱书生,多日的爬冰卧雪、风餐露宿,外加血与火的洗礼,这些官员们对于军人与战争有了更深的认识。

    唯一遗憾的是,此次战役皆是顺风仗,没有让他们体会到面对死亡时的恐惧。

    但尽管如此,这近一个月的军旅生活还是让这些之前养尊处优的官老爷们脱胎换骨了一般。

    待到了永定门后,四百名军士配着那首铿锵的旋律,齐声高唱《大明进行曲》,立时将气氛托向了高潮。

    京城武百官对着朱由检行跪拜大礼之后,皆按照之前章程,跟在队列的最后,缓缓步入永定门。

    随后凯旋队伍没有停歇,依次通过正阳门、大明门,来到承天门前的广场之。

    一路之,凯旋的队伍收获了京城百姓的毫不吝啬的滥美之词,尤其是领头的四位将军,虽然还是绷着脸,但心里早乐开了花。

    毛龙、满桂、曹诏和杨国柱都是边将,久与军卒打交道,遇到几个官也是鼻孔朝天。

    但在今日,京城百姓皆称好汉子,满朝武居于自己之后,这四位大将第一次感到作为一名军人的荣誉感。

    四位将军如此,随行的四百军士代表更是如此了,因为有军人威仪在身,他们不能肆意自己的情感,但在心里亦是高兴又感动。

    当然此次收获最大的是朱由检了,新君即位,除魏逆、斩阉党、起忠臣,此次又亲征女真大胜得归。

    仅仅几个月的时间,朱由检的威望已经如旭日东升,莫能阻其势。

    到了承天门前的广场之,举行仪式的高台已经搭完毕。

    朱由检休息片刻之后,便又走高台,准备随后的授勋与献俘仪式。

    仪式主持自然是袁可立莫属。

    朱由检参加的仪式,按说主持应该是臣之首黄立极,或者是德高望重的勋贵英国公张维贤。

    但两人看了仪式主持的职责后,都坚辞不受,袁可立便只能自己了。

    反正已经干了一次,再干一次也无妨。

    仪式与次相同,先是请军旗,随后授勋。

    但此次授勋不同不次,此次是授铜质勋章,一共十枚。

    第一枚便是满桂的,他在广宁之战率先冲锋,牢牢守住城墙缺口,死战不退,为后续部队的到来,赢得了时间,其又斩掉岳托的胳膊,当得起这枚铜质勋章。

    伴随着那首欢快的《掷弹兵进行曲》,朱由检给满桂带铜质勋章。

    与此同时,兵部尚书袁可立用电喇叭,大声朗诵着满桂在广宁一战的英勇事迹。

    对于这种夸耀武功的方式,京城武百官和围观百姓在感到新的同时,也油然生出了一种羡慕与崇敬之情。

    随后第二枚铜质勋章便是曹诏的,这小子生擒阿济格,作战时喜好亲自冲锋,经常率军第一个攻城,勇猛也是众人皆知,人送外号曹疯子。

    看到了前两枚铜质勋章都是将领所得,围观百姓都猜测第三枚起码也是一个游击。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李大勇的名字响起后,一个普通军士装扮的汉子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台。

    一时间,现场哑然。

    虽然负责此次仪式的礼部官员事先给这些授勋的人员进行了多次培训,但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天子,李大勇还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台下负责这个环节的官员,顿时一脸黑线。

    奶奶的,练了几十次,一场咋还是这个熊样。

    台准备授勋的朱由检见此,也是一惊,但随后便反应过来。

    亲自将李大勇扶起来,又帮他拄好拐杖,朱由检这才将那枚铜质勋章别在了他的左胸之处。

    围观百姓见此立时一阵尧舜禹汤的赞叹之声。

    而袁可立又恰逢其会的介绍起了李大勇的功绩。

    原来这李大勇便是那日在广宁城,因不愿向明军开炮,第一个跃下城墙的汉子。

    众人顿时哗然,但随后却爆发出更加猛烈的欢呼声。

    李大勇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当时一个出于义愤的举动却换来了如此的荣耀。

    回想起跟自己一起跳下来,却被鞑子射死的兄弟,李大勇的眼泪便再也止不住。

    “杀鞑子!”

    不知怎的,李大勇一个没忍住,便在台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

    人群顿时沸腾,“杀鞑子”的喊声瞬间响彻承天门前的广场。

    朱由检也没有料到这个节目,回头看了一眼袁可立,袁可立也是一脸茫然。

    朱由检便知这是李大勇情绪所致了。

    对于这种能调动大明百姓同仇敌忾情绪的行为,朱由检还是喜闻乐见的。

    未加阻止,任由人群沸腾了好一会。

    而且朱由检还由此,又想起了一个新的想法。

    随后的几名铜质勋章获得者有普通军士,百总,小旗队等,基本涵盖了军队的各个阶层。

    而其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台,立时又将授勋仪式掀起了一个高潮。

    这名孩童的父亲第一个攻宽甸的城墙,但在杀了两个鞑子之后,被十枚长矛串成了血葫芦。

    所以领取铜质勋章的便是他的长子了。

    不止围观百姓,这次那些军士们见到死后还能获得如此哀荣,一个个也都红了眼。

    授勋仪式结束之后,便是献俘仪式了。

    百姓们看着台下囚车里的阿济格、李永芳、以及一众被俘女真将官,早等不及了。

    待兵部尚书袁可立念着此次被俘的女真将官名单时,这些人一个接一个的被押到了台前。

    随后刑部尚书韩继思、大理寺卿惠世扬和都察院左都御史刘宗周台,当场宣布了每个人的罪状。

    诸如:罪犯xxx,某年某月某日于某地屠杀xx人之类,最后便是根据罪状不同,分别处以剐刑、腰斩、砍头等刑罚。

    三人分别念完,便将判牍呈给朱由检阅。

    朱由检接过判牍,现场提笔在面依次勾决,勾决之后,便亲自拿起大印,重重的盖了下去。

    不仅是围观百姓,连带着武百官都被这种新颖的献俘仪式震撼到了。

    庄严,神圣,不可亵渎的气氛瞬间弥漫全场。

    待这些已被判了死刑的战俘押下去之后,便到了最重要的环节,大明皇帝朱由检口述圣谕。

    “大明百姓们,一个月前,我们的数万将士从锦州、从皮岛、从蓟镇出发,带着大无畏的勇气和视死如归的信念,义无反顾的扑向辽阳、广宁、宽甸和科尔沁,朕亦在此列。”

    “时人皆劝谏于朕,说鞑虏势大,不可野地浪战,不可主动出击。”

    “朕自明白诸位大臣的良苦用心,确为我大明江山社稷考虑,为诸位将士生死担忧,但朕偏不信这个邪。”

    “我大明军队自太祖淮右起兵,逐蒙元于漠北,灭安南于朝食,终复我华夏衣冠,后又数次征讨北元,南下抗击倭寇,出辽东援朝抗倭,二百多年来,立下了赫赫战功。”

    “但自萨尔浒之后,我大明在辽东却是败绩居多,以致山河沦丧,百姓遭殃。”

    “于是大明却充斥着一种声音,说我大明军队的脊梁便被那鞑子打折了、打残了,再也站不起来,更有甚者,一言辽东之事,便张嘴骂我大明军队。”

    “但朕今日说句公道话,我大明军队着实该骂,萨尔浒之后,我大明关外之地尽丧鞑虏,九边将士疲于奔命,对于北方的敌人亦是常被打了秋风。”

    “面对北方边境的颓势,朕也要骂,骂他们丢了我太祖成祖雄风,骂他们吃空饷忘了死在鞑子刀下的冤魂,骂他们出了李永芳、孙得功等汉奸不战而降,将列祖列宗用生命换来的土地拱手送了人。”

    “朕是要骂,但朕也要提他们说句公道话,我大明军队是出了不少贪生怕死的孬种,但亦有死战不退的好汉。”

    “萨尔浒刘挺、杜松、王宣、赵梦麟,抚顺张承胤,清河邹储贤,开原马林、于化龙、高贞、于守志、任国忠,铁岭俞成名、吴贡卿、史凤鸣、李克泰。”

    “沈阳贺世贤、尤世功,浑河陈策、童仲揆,辽阳袁应泰,广宁刘渠、祁秉忠、罗一冠,觉华金冠、姚与贤、王锡斧、季士登、吴国勋、王朝臣、张士、吴惟进。”

    “诸位,记住这些名字吧,如此英豪,才是我大明军人的脊梁,有他们英烈在天,我相信大明军队垮不了!”

    “当然,他们也确实没有辜负朕的信任,此次三路出击东掳,一路出击北掳,尽皆大胜而归!”

    “请诸位想想,是谁甘冒西北的风沙、辽东的风雪,坚守不退?是谁顶着鞑子的刀剑,踏着战友的尸体,奋勇拼杀?是谁为了我们在后方的安逸,整日将头颅别在裤腰带,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

    “大明的子民们,大明的百官们,请给我们的军队多一些时间,多一些宽容,多一些尊重,假以时日,我相信大明军人一定会用鞑子的头颅,来回报诸位今日的赞誉!”

    “我大明军队万胜!”

    朱由检充满豪情的讲话,瞬间引爆了现场将士与围观百姓的泪水,想起那些死去将士,再看看这些历经血战活下来的老兵。

    断了一条腿的张大勇,失去父亲的孩童,十人战至三人的小旗队。

    围观百姓岂能再不明白战场的残酷与从军的艰苦,心下便多了些对军人的感激。

    瞬间,现场便响起了震天的“万胜”之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