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七十一章 授勋
    两日后,大明历史的第一次授勋仪式便在宁远城外的校场开始了。jznzt

    按照朱由检的交代,兵部尚书袁可立专门从宁远城里找来了乐坊班子,曲目则是朱由检根据自己的喜好挑选的。

    前世的朱由检没少玩红警,所以这首毛熊出场时的bg,便被用在了授勋仪式。

    在反复听了多遍朱由检弄得一个小匣子里发出的韵律,这些教坊司的乐手们很快便能用现有的乐器演奏了。

    虽然没有西洋乐器的原汁原味,但用腰鼓、琵琶、古筝、笛子、唢呐、二胡、大锣合奏出来的大明版的进行曲,气势一点也不差。

    仅仅演奏了一遍,朱由检便笑的合不拢嘴,仿佛又回到了翻墙去吧和兄弟们通宵的日子。

    而且,朱由检还将原曲的歌词给改了。

    此时,朱由检坐在临时搭建的授勋高台之,听着数百名汉子齐声高唱改编版的大明进行曲,立时神情激荡,手指轻叩着案几,嘴里也跟着哼哼道。

    “我们的大明将征服全世界,从遥远东海直抵阿而卑斯山,当太阳升起的那一刻,所有的敌对势力都将被消灭。”

    “我们的军队将征服全世界,从西伯立亚雪原到南太平洋,当太阳落下的那一刻,所有的敌对势力都将被消灭。”

    “我们的皇帝永远至高无,我们的军队将永远忠于您,凡是吾皇刀锋之所指,所有的敌对势力都将被消灭。”

    满桂、赵率教、曹诏、祖大寿、吴三桂等人今日皆披挂全套铠甲,神情肃穆的站在自家队伍之前。

    他们虽然听不懂这歌词的意思,但是光这紧凑高昂的旋律,让他们新潮澎湃。

    甚至满桂这急脾气,恨不得现在跨马领军去和鞑子厮杀一番。

    不仅这些武将,甚至袁可立、杨镐以及当地和兵部的官,听着这昂扬的旋律,看着这肃杀的气氛,个个也都挺直了腰,仿佛自己年轻气盛的时代又回来了。

    觉得气氛烘托的差不多了,朱由检便示意音乐停了,随后又冲着旁边站立的袁可立微微点了下头。

    袁可立回礼后,便拿着一个电喇叭有些紧张的走到了台前。

    按照朱由检事先交给他的,打开电喇叭,咳嗦了两声,见声音甚是响亮,随后便放开嗓子大声吼道。

    “奉大明吾皇之命,吾等今日聚集在此,为的是纪念天启七年冬伐金战役的胜利,表彰我们英勇的大明将士,重塑我大明军魂。”

    “下面,我宣布宁远授勋仪式现在开始。”

    虽是数九寒天,但讲完这几句,袁可立脑门的汗便起来了,之前为这不伦不类的仪式步奏和自己的主持词,袁可立没少跟朱由检进谏。

    袁可立想把自己的主持词改的采一些,但被朱由检无情的拒绝了。

    朱由检的理由也很充分,仪式是给将士看的,那些四六骈将士们不懂,不懂没有共鸣,没有共鸣那这仪式还搞个屁。

    所以此时,接着那个能发出洪亮声音的喇叭,袁可立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声音是这么刺耳。

    要是京城的那些官们,知道自己弄了这么一篇不伦不类的章,肯定会笑话死自己的。

    不用想,那个探花施凤来肯定是第一个起哄的。

    但没办法,形势人强,朱由检还在后面看着呢,袁可立定了定神,接着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吼道。

    “请军旗!”

    话音刚落,那首熟悉的旋律又响了起来。

    朱由检当先站了起来,凝神肃立,台下将士亦挺胸昂头。

    随后,三名锦衣卫大汉迈着整齐步伐,举着一面旗帜,从高台侧后缓缓走了出来。

    军旗一出场,众人的目光皆被吸引了。

    军旗长一丈、宽两尺,通身赤红,左角的一个空心五角星,一个铁拳赫然在列。

    这便是朱由检为大明军队量身设计的军旗,绣娘们花了三天时间,才最终还原了朱由检的设计。

    看到台下将士们惊讶的表情,朱由检对此非常满意。

    三名锦衣卫大汉在全场的瞩目之下,护卫军旗缓缓到达高台一侧,转身倾旗,肃穆站立。

    “向军旗致敬!”

    随着袁可立的一声大吼,所有人皆按照之前的交代,双手抱拳,躬身致敬。

    “礼毕!”

    所有人起身肃立。

    “下面请参加天启七年冬伐金战役的部分代表,前接受吾皇授勋。”

    随后,乐队又奏响了另一首欢快的旋律,这首曲子自然也是朱由检的杰作了。

    对十八世纪龙虾兵研究颇深的朱由检,毫无悬念的将这首掷弹兵进行曲提前一个世纪带到了大明。

    踏着这欢快的旋律,祖大寿第一个迈步走到台,先是躬身抱拳施礼,随后起身站定。

    朱由检则从旁边锦衣卫举的托盘里,拿起那枚铁质勋章,佩戴在祖大寿的胸前。

    佩戴完毕后,祖大寿又抱拳施礼,随后便昂首走到台下。

    接着便是赵率教等千总以的军官,按照军阶大小,依次前授勋。

    台下的将士看着众位将官依次台,由至高无的皇帝陛下亲自授勋,一个个神情肃穆,眼睛却都似冒出了火一样。

    此时,袁可立看着那些将士的表情,终于明白了朱由检的良苦用心。

    午后,朱由检躺在躺椅之,听着骆养性关于军心动向的汇报。

    “陛下,您这个授勋仪式搞得太英明了,回到军营后,那些军士都沸腾了,一个个追着自己的千总要看那枚纪念勋章。”

    “当他们得知,自己也有这样的勋章后,好多人都哭了,之前发犒赏的时候还激动,好多人都说要当传家宝,留给子孙后代呢。”

    “小子愚笨,今日才终于明白了陛下所说的军人荣誉感,这东西有时候饷银还管用。”

    听着骆养性滔滔不绝的真心恭维,朱由检略微含笑,心下却道。

    ‘这才哪到哪,曾经有一支军队,很多时候连饭都吃不饱,军饷更是没有,但硬是杠遍天下无敌手,信仰的力量和家国情怀,大明的军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明军在宁远大搞战后庆祝仪式的同时,皇太极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辽阳。

    看到那个四面豁口、城门消失不见的辽阳城,皇太极心里突然一阵发堵,咳嗦了两声之后,一口老血便喷了出来,随后眼前一黑,跌落马下。

    一个时辰之后,辽阳总兵府,皇太极微微睁开眼睛,便见阿敏、代善、莽古尔泰皆站立自己床前。

    每个人脸表情甚是拧巴,也不知是盼自己醒来,还是盼自己再也醒不过来。

    “说吧,宽甸那边怎么样了?”

    一路走来,皇太极已经接受了广宁至辽阳一线,沿途大小堡垒皆被毁坏的事实,但是对于宽甸义州一线还残存一丝希望。

    阿敏闻言,长叹一口气,随后才道。

    “四弟,先稳住心神,切不可再着急。”

    皇太极闻言,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但仍强打着精神说道。

    “说吧,本汗撑得住。”

    阿敏闻言,看了看其他两位和硕贝勒,又叹了一口气。

    “在我军赶到宽甸之前,毛龙的东江军已经退了,但自宽甸始,直到铁山,沿途所有城池村镇皆被夷为平地,并遭到大火焚毁,丁口也被抢掠一空。”

    “经此一役,辽东自宽甸以南地区,几无人畜。”

    说完,阿敏便低下了头。

    代善和莽古尔泰闻言,皆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毛龙的东江军之前没少来辽东打秋风,但像这次这样搬家式的进攻,众人还是头一次听说。

    虽然有了广宁的先例在前,皇太极有了心理准备,但闻言数座城池被毁,数万辽民被掳掠,皇太极仍觉一颗心瞬间坠落,太阳穴处突突直跳。

    顿时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