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七十章 收尾
    两日之后,一万五千蒙汉联军冲入了科尔沁腹地。udcig

    面对精锐出征、防备空虚的科尔沁,蒙汉联军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有效的抵抗,联军所到之地,大小部落尽皆拜服。

    一路奔驰,联军很快便到达科尔沁蒙古的统治心伊克唐葛里克坡。

    伊克唐葛里克坡是科尔沁蒙古都城,说是都城其实也是大明县城的规模,甚至城墙连县城的规模都不达到,堪堪只有一丈,虎墩兔的白城还要矮一丈多。

    因为科尔沁的大部分勇士都被布和带走了,余下只是老弱妇孺,虽有城池可固守,但经过随行锦衣卫一轮手雷的洗礼,虎墩兔的勇士很快便攀了城墙。

    一阵鸡飞狗跳、誓死拼杀之后,明蒙联军占领了伊克唐葛里克坡。

    依照蒙人的习俗,加刚刚被满蒙联军围城,为了转移族内累积的矛盾,林丹汗便要下令屠城。

    但却被袁崇焕给制止了。

    袁崇焕的理由也很充分,大明只想教训一下亲女真的蒙古人,要是屠城激起仇恨,那得不偿失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面对兵强马壮的明军,再想想虎墩兔在蒙古部落里众叛亲离的处境,林丹汗只得听从了袁崇焕的建议。

    但是人可以不杀,俘虏还是要的。

    被满蒙联军强攻多日,虎墩兔损失惨重,这些俘虏都是现成的劳动力和生力军,特别是女俘虏,虎墩兔需要她们来壮大部落。

    因为怕布和等人提前带兵返回,第二日,汉蒙大军便押着俘虏,赶着牛羊和马匹,浩浩荡荡的回程了。

    一路,林丹汗的嘴都没有合拢过。

    有这些牛羊和男女劳力,他相信虎墩兔很快便能恢复生机。

    与此同时,在千里之外的辽东,数万汉人亦浩浩荡荡的穿过山林、越过河流,拖家带口、大包小包的往沿海而去。

    这些人有之前从东江镇来的民夫,也有原来宽甸、义州等地的汉人。

    虽然寒风凛冽,但每个人脸都洋溢着对新生活的憧憬。

    “爹,这么多人都到岛去,咱岛的粮食够吃吗?”

    此时,孔有德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之,躬身问毛龙。

    这匹马是他在攻打宽甸时,击杀一名牛录章京缴获的。

    “这你别操心了,陛下有旨,此次跟随明军撤退的汉人,皆会被接到关内安置,不吃咱东江镇的粮食。”

    毛龙看着孔有德有些小家子气的样子,拿马鞭虚打了他一下。

    “爹,不是儿子我小气,实在是饿怕了,实在不想过一天只喝两顿稀粥的日子了,咱是军人,吃不饱饭,咋和鞑子拼命?”

    孔有德笑着低下头,躲过毛龙的马鞭,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羣黑的麦麸饼子,一边吃,一边笑。

    周围尚可喜、耿精忠、黄龙和陈继盛顿时哄笑一团。

    “爹,你说阿敏那狗贼赶到宽甸一看,城都没了,会不会气的狂吐三口血。”

    黄龙笑着打趣道。

    “何止三口,我看场子估计都能吐出来了,因为不光是城不见了,丁口也没了。”

    黄龙接口笑着说道,周围人又是一阵哄笑。

    “大帅,陛下这招真英明,毁其城,迁其丁口,不仅扬汤止沸,更有釜底抽薪,要是辽东的汉人都回到关内,鞑子那几十万人,能成啥气候。”

    不同于毛龙手下的大将,陈继盛显然看的更远。

    “陛下确乃天子下凡,一代英主啊,咱东江有救了!辽东有救了!大明有救了!”

    说完,毛龙拱手对着京城方向拜了一拜,其他人见状,皆停住马匹,郑重遥拜一番。

    此时,在宁远总兵府后衙的一处静室里,被众人惊为天人的朱由检,正呲牙咧嘴的看着王承恩给自己扒裤子。

    “陛下,您受罪了。”

    看着朱由检大腿内侧的一大片的红肿和斑斑血迹,王承恩泪都掉下来了。

    “哭个毛线,不是擦伤吗?赶紧扶朕起来,朕要洗澡。”

    在王承恩的搀扶下,朱由检跨进了热气腾腾的浴桶里,在感到疼痛的同时,忽觉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吼,吼,吼,大冬天的泡个热水澡真特么舒服。”

    朱由检舒服的哼哼了两声,见王承恩还在这里伺候,顿时脸色一变。

    “都出去吧,朕自己洗可以了。”

    即使已经来明朝多日,但让另一个男人伺候洗澡,朱由检还是很不习惯。

    此役大获全胜,接下来的几日,朱由检便与辽东的将士欢宴一番,又为出征的将士补过了一个春节,这才准备回京的事。

    因为此役是自萨尔浒以来,大明对女真屈指可数的大胜,所以朱由检的回京之旅便没有来时那样简单了。

    为了鼓舞大明军民士气,朱由检让袁可立联系礼部,在京城要准备一个盛大凯旋仪式。

    而谁能和皇帝一起参加这个凯旋仪式,便成了辽东将士最关心的问题。

    经过反复磋商,各种勾兑,最后朱由检决定,辽东满桂、曹诏、吴三桂,东江毛龙、孔有德、尚可喜,蓟宣杨国柱。

    其余参加凯旋仪式的军士都由各自将领选派,但前提是必须参加此次战役的才行。

    确定了回京的诸多事务,归期便不远了,但在临走之前,朱由检还要做一件事。

    “朕吩咐的事都办妥了吗?”

    朱由检坐在总兵府的签押房,问站在一旁的袁可立。

    “回陛下,尽皆妥当,请您过目。”

    袁可立说完,便举起一个木匣。

    王承恩前将木匣接过,打开后,恭恭敬敬的呈在朱由检的案几前。

    “嗯,不错,是我想要的。”

    朱由检拿起一枚铁牌,用手摩挲了一下,随后又拿起了其余的几个牌子。

    “不错,很不错,不过这几枚金制的和银质的,这次看来是发不出去喽。”

    王承恩也是好,便偷眼一瞄,只见盒子里放着四枚金、银、铜、铁四种材质的圆盾形的小牌。

    面还有一行小字,依次是金质勋章、银质勋章、铜质勋章和纪念勋章。

    王承恩看的好,正要再仔细瞧瞧,却见朱由检关了匣子。

    “不错,这铁质勋章,每位参加此次战役的将士都会有一枚,铜质勋章着各部总兵先拟出一个名单来报给朕。”

    说到这里,朱由检手指轻敲桌面,沉思片刻道。

    “这铜质勋章数量嘛,要控制在十人以内,必须是在此次战役做出突出贡献的,朕的铜质勋章,可不是这么好得的,至于银质和金质的,此次朕不发了,因为还没人够格。”

    说完,朱由检抬头看了一眼袁可立,微微说道。

    “警告汝等,此勋章代表大明军人的荣誉,都是将士们用命换来的,汝等务必慎之又慎,切勿徇私舞弊,名单最后是要我一一审定的,要是发现汝等在其参杂私货,那去东厂等死吧。”

    说完朱由检一拍桌子,吓得袁可立一个激灵,忙跪下行礼道:“不敢,不敢,臣定会秉公行事。”

    “嗯,知道好,另外,名单不必拘泥将领或者普通军士,务必是有突出贡献的,百总、小旗等集体亦可,阵亡的亦可,但务必保证是将士有口皆碑的,既要有代表意义,又要服众。”

    “还有,兵部要搞一个仪式,朕要亲自给千总以的军官的授勋,其余各部的授勋也皆要参照此举行,务必庄严隆重,仪式的步骤,朕都拟好了,你照此办理即可。”

    朱由检说完,便命王承恩将一个小册子递给了袁可立,这是他参照后世的授勋仪式整理出来的。

    “回去仔细研究研究,有不懂的,及时来问朕,务必要将这次授勋仪式办的庄严而隆重,朕的目的一个,要通过这种授勋仪式,重塑咱大明军人的荣誉感。”

    袁可立接过册子,叩拜之后起身告退,嘴里还反复念叨着朱由检刚才的交代,生怕遗漏了半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