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六十九章 全线撤退
    莽古尔泰打马围着广宁城跑了一圈,反复与部下核对之后,才最终确定眼前这个已成废墟的城池是广宁。lnwows

    此时广宁城的火势已经烧了多半日,再灭火已是不可能,只能等着她自己烧完。

    五千骑兵围在偌大的广宁城前,久久没有人说话。

    一个时辰之后,代善率领大队满蒙骑兵赶到,得知缘由之后,亦是望火兴叹。

    对于明军这种刚攻下城池接着损毁的做法,所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在两万满蒙骑兵观看火势之时,万余明军骑兵奔腾着往大凌河畔赶去。

    “陛下,过了闻阳驿,再有半天功夫能到大凌河了,军士们都有些疲惫了,要不要歇息一下。”

    看朱由检的马速越跑越慢,祖大寿贴心的前劝道。

    连续奔袭多日,朱由检的大腿两侧早已磨得红肿不堪,饶是自己弄了海绵等物,但马匹奔跑起来,还是一阵阵疼痛。

    对于朱由检的疲态,祖大寿自然也看出来了,眼见大凌河在望,后面也没有追兵,祖大寿便想着让朱由检歇一歇。

    “嗯,传令全军,到闻阳驿后,休息半个时辰。”首发址

    而在此时的大凌河畔,满桂和赵率教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半个时辰前,满桂带着三千殿后的骑兵赶回了大凌河,但却没有发现朱由检撤回的踪迹。

    两人的心立时提高了嗓子眼。

    顾不歇息,满桂当即带领五千骑兵,出大凌河前去接应朱由检。

    与此同时,隔岸观火的代善和莽古尔泰终于醒过神来,广宁已是没有了价值,明皇估计也早跑了,现在唯一能做的,是截住辽阳方向的明军了。

    俩人当即决定向东进军,在双台子河畔拦截袭辽阳的明军。

    休息片刻,简单用了些肉干和奶茶之后,大队满蒙骑兵便又往东而去。

    而在距离广宁一个时辰马程的闻阳驿,大队明军骑兵也纷纷马往大凌河而去。

    待到夕阳西下,前出接应的满桂终于看到了疲惫不堪的朱由检。

    见礼之后,朱由检长舒一口气,带着一万多明军深入女真腹地,朱由检的压力可想而知。

    此时马要到了明军的势力范围,朱由检连日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立时浑身一阵疼痛,恍惚要摔在马来。

    但看出端倪的骆养性和曹诏立刻骑马前,一左一右将朱由检牢牢夹在马。

    “陛下!众将士都看着呢。”

    骆养性小声说道。

    朱由检闻言一个激灵,忙稳住了心神,双手握住缰绳,双腿夹紧马腹,强打起精神,一马当先来到阵前。

    “我大明威武!”

    此次随朱由检出征的一万余名广宁铁骑虽是精锐,但连日征战也是疲惫不堪。

    但见朱由检仍精神抖擞的跃马高呼,一个个顿时打起精神,举起手的马刀与弓箭,振臂高呼。

    “陛下威武!”

    如此山呼,一时间气势如虹。

    待明军打马渡过大凌河时,满桂低声对曹诏道。

    “咱大明此次三路出击,数日内便连克多座城池,陛下更是千里袭,一举而克辽阳,经此一役,自萨尔浒之后,咱大明军人被打断的脊梁算是接了起来。”

    “不止如此,陛下此次亲自出征辽阳,与普通军士一样,吃一样的伙食,行一样的路程,甚至晚在军士休息后,还和我等反复推演战机变化。”

    说道这里,曹诏偷偷瞟了一眼不远处的锦衣卫,然后又低声道。

    “之前这些普通军士宣称效忠天子,不过是为了那些军饷,但经此一役,我发现这些军士是真心佩服陛下了,你不知道,攻克辽阳的那一夜,陛下竟然先于我等去攻城,鞑子的炮弹都差点击陛下,好多军士知道后,当场都哭了。”

    满桂闻言,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这事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当时我率军正往辽阳疾驰,亲眼所见陛下在离城墙不到四百步的地方,一发炮弹落在他的身旁,我的家丁都看到了。”

    满桂闻言,眼顿时泛起泪花,拍着曹诏的肩膀便道。

    “陛下有太祖、成祖之风也,这下大明武人有福了,我等有福了。”

    “那是自然,你没跟着陛下作战你不知道,陛下之手段谋略真鬼神莫测,亦非我等所能揣测一二的,反正俺老曹这条命以后是陛下的了,如陛下不弃,俺老曹以后要作陛下的开平王的,满桂你咋样?”

    曹诏斜着眼,看着满桂笑道。

    “你做开平王,俺满桂只能做山王了。”

    满桂说完,两人哈哈笑了起来。

    “你俩有啥高兴的事,说出来大家一起高兴一下。”

    正在渡河的朱由检早注意到俩人嘀嘀咕咕的了,此时见俩人哈哈大笑,亦笑着问道。

    “回陛下,曹将军刚才说以后做您的开平王。”

    见朱由检满脸笑意,满桂遂大大咧咧的说道。

    “陛下,满桂说要做山王呢。”

    两人互揭老底,顿时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这时吴三桂打马前亦凑趣对着朱由检道。

    “陛下,俺年龄小,不敢跟两位将军争王,俺以后做陛下的凉国公,替陛下将鞑子全赶到捕鱼儿海里喂鱼。”

    小将说完,立时鸦雀无声,众将尴尬的互相看了看,也没人敢再吭声。

    祖大寿见状,赶紧前请罪。

    “陛下,长柏年幼,说话不知轻重,还望陛下赎罪。”

    吴三桂眼见气氛异常凝重,脑子一个激灵,忽然想起了凉国公蓝玉被朱元璋以谋反罪处死的事了。

    随后脊背发凉,不顾河水冰冷,赶紧一个翻身下马跪道。

    “小子胡言乱语,冲撞了陛下,望陛下赎罪。”

    此时尚在渡河之,虽然水很浅,但吴三桂浑身还是皆被河水浸湿。

    其实关于吴三桂将自己作凉国公蓝玉的事,朱由检一开始并未在意,但见众人都沉默不语,这才惊心。

    ‘吴三桂啊、吴三桂,明朝这么多战功赫赫的将领你不,偏那蓝玉,哎,看来冥冥之你确有当汉奸的潜力啊。’

    朱由检心里嘟囔着,亦是翻身下了马,踏在冰冷的河水,前将吴三桂扶了起来,众将见状纷纷跳下战马,皆站在河水之。

    满桂、赵率教、祖大寿、曹诏,还有身前的吴三桂,朱由检忍着冰冷的河水,目光一一扫过众将。

    “众将听着!”

    朱由检一声呼喝,众将皆躬身唱诺。

    “汝等只要一心为国,忠心杀敌,朕不仅不吝封侯,亦不行汉高祖与淮阴侯之事。”

    朱由检一语的,众将皆闻声而泣。

    但在朱由检大凌河收买人心之时,皇太极看着眼前的广宁废墟,却哭都哭不出来了。

    半响之后,才颤抖着的声音问身旁的范程。

    “范卿,这是广宁?”

    范程闻言,没有正面回答皇太极的问题,而是一脸凝重的回道。

    “大汗,咱这次确是了那明军的奸计了。”

    皇太极闻言,亦是沉默无语,看着眼前已经消失了的广宁城,两行泪便流了下来。

    相于皇太极的悲痛欲绝,正在宽甸城内监督东江军打包的毛龙着实笑的合不拢嘴。

    “带,带,能带的都带走。”

    毛龙看着一个浑身鼓鼓囊囊的东江军士兵说道。

    那东江军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袱,两只手还在已经被翻了多次的一栋民居翻找着,希望能利用这最后的时间,再找到什么宝贝。

    “大帅,咱这次可是发了,我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次咱差不多缴获了二十余万两银子,另有十万石粮食谷物,咱再打打鱼,这一年的粮食和军饷便都够了。”

    陈继盛抚着胡须,亦是高兴的说道。

    “嗯,多少年了,咱东江终于有了余粮了。”

    毛龙仰头望着天空,眨了眨眼睛,抑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平复了一下情绪,随后又道。

    “陛下交代的任务咱东江镇已经完成了,吩咐下去,明日一早放火焚城,咱班师回东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