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六十六章 皇太极的抉择
    清晨,虎墩兔,白城外,金军营地。bookeast

    军大帐,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正在洗漱,擦了擦脸,正要吃早饭,一声“紧急军情”让他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了手的大碗。

    “传!”

    大清早被人扰了享受美食的雅兴,皇太极脸色隐隐有些不快。

    看到那个漆红的报筒,皇太极便感觉事情有些不妙,接过来打开一看,脸色顿时变了。

    “毛龙这个狗娘养的,果然出手了,年初出征朝鲜该把他打死打残的!”

    大帐之,皇太极拖着有些臃肿的身子来回踱步。

    “杜度这个杀才,连个义州都守不住,让东江那群乌合之众一夜下了城,真是蠢到家了!”

    说到这里,皇太极抬腿便将身前的小几给踢翻了。

    “升帐!升帐!”

    一个侍卫闻言,赶紧小心的退了出去。首发址

    过了差不多半个多时辰,代善、莽古尔泰、阿巴泰等人才陆续到来。

    此时,皇太极气消的已经差不多了,但看着姗姗来迟的诸位贝勒,皇太极仍然感到胸口一顿憋闷。

    尽管胸憋闷,但皇太极却不好再发作,虽然他是金国的大汗,但也只是名义的。

    努尔哈赤死的时候,是将汗位传给了他,但为了避免金国的分裂,却又定下了四大和硕贝勒“共议国政、各置属官”的制度。

    而努尔哈赤出于大局考量定下的这一制度,却让一直想有一番作为的皇太极掣肘不已。

    关于这一点,皇太极非常羡慕原汉人化,即位以后做了不少改革,如优待汉人的读书人、授予汉人官职等等。

    虽然只是零敲碎打的改革,但依然遭到了其他三个贝勒的反对。

    其他和硕贝勒并不傻,你皇太极学习汉人化,不是为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纲常伦理制度嘛,目的不是把我们先王亲封的议政贝勒沦为你的应声虫嘛。

    对此,其他三个和硕贝勒的反对意见出一致,这让刚刚即位,尚未树立权威的皇太极也是无能为力。

    仅仅是皇太极重用汉人谋士范程和鲍承先之事,也被其他贝勒诟病不已。

    对于此事,其他贝勒不仅当面指责过皇太极,甚至那莽古尔泰听说范程有一个貌美娇妻,便公然抢来府霸占了三个月。

    范程是正蓝旗旗下的属官,那莽古尔泰正是正蓝旗的旗主,女真祖制,旗主有权享用分配该旗的一切资源,当然享用一下属下的妻子也并不犯法。

    对此夺妻之恨,范程也是敢怒不敢言。

    但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莽古尔泰虽然性格鲁莽,有时候做事也很荒唐,但皇太极知道,此事却是那其他三个贝勒在羞辱自己。

    皇太极对此心知肚明,但却无能为力,最后也只是让莽古尔泰将那范程的娇妻放了回去了事。

    皇太极虽然贵为金国的大汗,但也不敢不尊重其他和硕贝勒,只能在心里给莽古尔泰记了一笔,等待秋后算账。

    见人都到齐了,皇太极收拾了一下心情,古井不波的招呼诸位贝勒入座。

    “诸位贝勒,刚接到后方急报,毛龙率万余东江精锐从铁山岸,目前已攻占了义州,正向宽甸进发,指在夺取连山关,进逼辽阳。”

    皇太极说完,便命人将那急报传给诸位贝勒看。

    待传到莽古尔泰那里,莽古尔泰直接摆了摆手,他识字不多,平生最不愿看的是纸面的东西了。

    “真是晦气,年前进攻朝鲜的时候,我跟二哥说要宰了那毛龙,结果二哥说什么咱缺乏水师,难以剿灭,这下好了,被人捅了了。”

    莽古尔泰说完,皇太极听了也是无奈。

    阿敏、代善、莽古尔泰这三个和硕贝勒不光是经常联合起来对抗他皇太极,平时没事的时候,这三人之间也是经常掐架,而莽古尔泰此时口的二哥便是说的阿敏。

    皇太极虽然乐的见他们仨互掐,也经常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此时军情紧急,互相指责却没有益处。

    而且得亏现在阿敏不在,要是在的话,两人能当面打起来。

    “五弟,别说那些了,那毛龙一日便下了义州,此时估计已经到了宽甸,军情紧急,咱赶紧商议一下对策吧。”

    “什么!一日而下义州,那杜度是死人吗?”

    莽古尔泰闻言,惊得站了起来,只把身前的小几带倒了,一阵噼里啪啦,其他诸位贝勒也震惊的七嘴八舌议论了起来。

    “四弟,这是真的?是毛龙强攻的?不会是咱义州出了奸细了吧?”

    代善不敢相信的问道。

    对于毛龙,在做的贝勒们都很熟悉,十年来,基本都与毛龙交过手,对于毛龙的底细非常清楚。

    毛龙仗着海洋天堑,算是明朝为数不多的一员猛将,但一日而下义州之事,众人都觉得不可能。

    “急报说的是塌了城墙,应该不是奸细。”

    阿巴泰看了一眼急报,提醒道。

    “如何被破城池的事,今日暂且不议,先议一议毛龙偷袭的事吧,诸位都说说吧。”

    眼见议题要跑偏,皇太极赶紧拉回了正题。

    “这有啥好议的,毛龙那些乌合之众,能翻起啥仗来,打他是了,让二哥带三千精兵驰援宽甸,与杜度那杀才合兵一处,定能把那姓毛的赶下海去。”

    莽古尔泰大咧咧的说道。

    虽然莽古尔泰性格粗犷,但领兵作战还是有两下子的,他的提议一出口便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皇太极其实也是这样想的。

    但代善却觉得有些不妥。

    “四弟,咱盛京一共五千八旗军,这一下子调走了三千,阿敏也走了,万一有啥变故咋办?”

    代善这一说,皇太极也有点犯嘀咕,两千人守盛京确实有些少了,但是义州宽甸那里却又不得不防,真要是让毛龙出了连山关,那辽阳和盛京都暴露在其兵锋之下了。

    “弄这么些人守盛京干嘛,难不成那明狗还真能打到盛京去,要真是那样的话,咱直接撤军算了,还有啥脸领着蒙古人来打虎蹲兔,回家都抱孩子去算了。”

    莽古尔泰说完,立时引起一阵大笑。

    但笑过之后,一向以稳健著称的皇太极还是下令盛京出兵两千、辽阳出兵一千,由阿敏率领,火速驰援宽甸。

    随后仍觉不妥,便下令务必三日内攻下白城,尽快班师。

    但传令兵刚出了营帐,帐外又响起了一声高呼。

    “紧急军情!紧急军情!”

    很快,皇太极便接到了又一张急报,打开之后,皇太极的脸色立时变了。

    “四弟,咋了?”

    代善拿起了那张跌落在皇太极面前的纸张,看了之后也是震惊异常。

    “明军围了广宁?而且明皇亲征,这消息属实吗?”

    代善一连三问,立时引起了众位贝勒的注意,阅过急报之后,全都惊讶的一言不发。

    东面由毛龙进攻,西面明皇亲自带兵堵截,这是要将金军堵在广宁以西,由毛龙主攻金国啊。

    怪不得毛龙能一日而下广宁,明皇应该是给毛龙的东路军增援了兵力与攻城器械。

    诸位贝勒接着推演,能一日而下广宁,又有明皇亲征,众人猜测此次明军出动兵力应该不在十万之下,而担任主攻任务的毛龙,兵力应该在五万以。

    诸位贝勒不敢再想,而莽古尔泰更是直截了当的站出来道。

    “四哥,咱退军吧,明军这是有预谋的,要是晚了,老巢都让人端了,咱甚至连广宁都可能回不去了。”

    众位贝勒闻言也是七嘴八舌的劝了起来。

    “好了!”

    皇太极此时心乱如麻,见众人聒噪不停,遂大吼一声,帐立时安静了下来。

    “你确定那是明皇吗?”

    皇太极问那个信使。

    “回大汗,岳托贝勒说八九不离十,而且据咱大金细作的情报称,前几日,明皇确实到了锦州城内。”

    信使小心答道。

    皇太极闻言,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双手杵在小几之,随后陷入思考。

    此时帐众人都知趣的沉默不语,皇太极速来智谋无双,如此紧要关头,众人都等着他拿主意。

    仅仅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突然帐爆发出一阵大笑,众人皆循着笑声看去,却是那皇太极似乎有了破敌良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