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六十二章 老子还会回来的
    午时中刻,冬日的暖阳洒在古老的辽阳城上,朱由检站在城中的鼓楼之上,默默的注视着这座后金的前都城。kudu

    此时,城内的厮杀已经停止,居民都被勒令呆在家里,整个辽阳城一边静谧。

    城内的府库粮库已经被打开,明军正在挨家挨户的扔粮食和银子。

    而远处的八个城门,明军也已经埋好了炸药,临走前,这些都是要炸毁的。

    “陛下,可以起爆了。”

    骆养性躬身说道。

    “嗯。”

    朱由检此时正看着城中的一户人家,那户人家院子里被明军扔了一袋粮食和几块碎银子,一个头上留着金钱鼠尾辫的男子领着一家老小正对着西南方向跪拜。

    朱由检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知道这些人脸上定洋溢着欢笑。

    “明天就是除夕了,辽阳百姓应该能过个好年了。”

    朱由检自言自语的说道,随后突然想起了一事,便回头问骆养性。

    “那些人都处理了吗?”

    骆养性闻言,忙答是。

    “一定要处理干净,要不这些粮食和银子还会被夺回去,没准还会平添几条人命,粮库和银库也要烧了,好事不能办成坏事。”

    朱由检说完,又觉得不放心,随后命骆养性取来笔墨,便在鼓楼的墙上留下了他的墨宝。

    ‘皇太极是个聪明人,比他那个杀人如麻的老子强,看了我的留言应该不会为难这些汉人。’

    朱由检暗自思量,随后便下达了了爆破的指令。

    片刻之后,辽阳城的八个城门便依次被送上了天。

    午时已过,朱由检便下达了班师的命令。

    回程的明军各个喜气洋洋,攻下辽阳后,每个人都收获了不少。

    对于这种封建军队,朱由检也没有能力去约束他们私藏战利品,干脆打开辽阳的府库,给每人都分了不菲的银子,这样还能给辽阳百姓打打掩护。

    踏着午后的阳光,朱由检回头又看了看这座城墙已经破败不堪的辽阳城,遂豪迈大喊一声。

    “狗鞑子们给老子等着,老子还会回来的!”

    见尊贵的皇帝陛下竟然爆了粗口,一路以来已经打出气势的关宁铁骑,遂跟着朱由检大吼道。

    “老子还会回来的!”

    万马嘶鸣,声震云霄。

    豪情万丈中,朱由检一夹马腹,追着那轮残阳远去。

    -----

    而在此时的广宁城外,明军已经停止了一天的攻城之战。

    今日一战,明军已经攻到了广宁城下,借着红夷大炮的轰击,这次明军撬掉了不少城砖,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

    目的已经达到,满桂今日便早早的鸣金收兵了,因为晚上还有一场恶战。

    太阳刚落了山,满桂和赵率教便召集众位将军游击进账商议。

    吃饱喝足之后,满桂便给众将下达了卯时整军破城的命令。

    众将闻言,都是面面相觑。

    三万人攻打了两天,也就尅了几块城砖而已,明日一早便破城,众将谁也不敢信。

    “汝等不必怀疑,临行前,陛下已赐满帅破城之计,破城之事诸将不必担心,但明日卯时前务必整军完毕,等满帅号令攻城,如有不从者,尚方宝剑在此。”

    赵率教噌的一声拔出朱由检临行前赐给他的尚方宝剑,挥剑便把面前的案几削去一角。

    众将战栗,皆跪拜领命。

    虽有狐疑,但既然有陛下妙计,又有尚方宝剑在此,众将也只剩下听令的份了。

    送走众将之后,赵率教和满桂就朱由检的破城之计又细细的推演了一番。

    寅时一到,数千明军便往城北而去,随后城北便想起了阵阵厮杀之声。

    “明军晚上也开始攻城了吗?”

    此时岳托刚睡下不久,便被一阵紧急军情的呼喊声给叫了起来。

    “回主子,有数量不详的明军正在攻打北城门,攻势很是凶猛,天色太暗,守军有些招架不住。”

    岳托闻言,胡乱的裹了一件毛皮大氅便奔了北城门。

    刚走进北城门处,便听见一阵阵炮弹撞在城墙上的铿铿声。

    看频率,起码有二十门大炮不止,比白日的火炮数量似乎多了不少。

    “明军有攻到城墙上来吗?”

    上了城墙,岳托便问负责北城防守的一个牛录章京。

    “回主子,摸上过来一拨,不过被咱们爷们打退了。”

    那章京一脸的得意。

    岳托闻言,稍微定了定心神,随后又道。

    “莫要得意,夜黑敌情不明,切莫大意,真要是失了这段城墙,我砍你脑袋!”

    那章京闻言,立时缩了缩脖子,忙不迭的应是。

    相对于其他的女真贝勒爷,岳托长的虽然文质彬彬,但却治军森严、为人严谨,功必赏,过必罚,谁求情也不好使。

    而皇太极正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才将广宁这个要地留他防守。

    “主子,要不要令其他城墙处的牛录来这边支援一下?”

    见岳托表情严肃,另一个牛录章京试探着建议。

    岳托闻言,学着汉人文官的样子,捋了捋那撇细长胡须,一时也没有应答。

    而在此时,一小队锦衣卫,每人背着个黑色大包袱,在夜色的掩护下,慢慢往西面的一段城墙挪动。

    那段城墙在白日的时候,挨的炮击最多,攻城的明军已经给掏出了一个大窟窿。

    北面城墙激战正酣,守城的鞑子又打退了一队突袭的明军后,岳托仍然没有下达调其他牛录来北城助战的命令。

    岳托为人非常谨慎,尽管北城墙战事十分吃紧,但因为对明军深夜攻城的目的没有想明白,也不敢贸然下令从其他城墙处调军。

    而就在岳托犹豫的时候,那小队明军已经摸到了那处城墙边,此时守城军士的注意力都被城北的战事吸引过去了,没人注意漆黑的城下。

    放下一百五十公斤的tnt之后,那小队明军便迅速的撤离了。

    那小队明军撤离后不久,北面攻城的明军也渐渐停止了攻势,亦开始撤退。

    明军夜袭的突然,退却的突然,岳托一时也摸不着头绪,但出于将领的谨慎,他还是下令其他城墙加紧守卫,防止明军转去偷袭。

    又等了半个时辰,见依然没有动静,而此时的东方已经泛起了亮光。

    白日是守城一方的朋友,岳托看着那微微亮光,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折腾了半宿,岳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随后便下了城墙,准备回去睡个回笼觉。

    但刚上马走到半路,忽然传来的一阵阵炮击之声,令昏昏欲睡的岳托瞬间清醒了过来。

    “特么的,明军这是不用睡觉的吗?晚上攻城,白天攻城,这一大清早又攻城。”

    岳托嘴里嘟囔着,拍马便往炮声隆隆的西城墙处赶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