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五十三章 我煌明亦有壮士!
    从天而降的二百多颗钢珠手雷瞬间爆炸,六百多名鞑子士兵瞬间便丧失了战斗力。8wav

    趁此时机,曹文诏便率家丁瞬间翻上了堡墙,随后打开堡门,三千精兵一哄而上。

    仅一炷香的时间,西平堡便光复了。

    其实,在那轮手雷爆了之后,刚才还在对射中占据优势的六百鞑子士兵瞬间就死了一半以上,其余未死的鞑子也都不程度的受了伤,整个堡墙之上已是血流成河,肢体头颅飞舞,顿成人间炼狱。

    而那受伤未死的士兵也皆被面前的场景震撼到了,惊慌失措之下,全然忘记了抵抗。

    仅余那已被炸瞎双眼的巴牙喇章京因为看不到堡墙上的情况,仍挥舞着大刀高喊着杀敌、杀敌,结果被冲上堡墙的曹文诏一刀便枭了首。

    片刻之后,曹文诏便押着一队百余名受伤的鞑子士兵走出堡门。

    “陛下,这些鞑子如何处置?”

    “留下伤最轻的十人,带回关内,朕有用处,其余人全都杀了。”

    朱由检看不都看,就下了命令。

    这些人见识到了钢珠手雷的威力,自然是不能留了,而那留下来的十个鞑子,朱由检自然是有了别的用处。

    “陛下,堡内的那些辅兵怎么处置?”

    曹文诏又问。

    辅兵就是那些鞑子的包衣阿哈了。

    朱由检闻言,眉头一皱,心道,这曹文诏仗打的还行,揣摩圣意便差了一些。

    “陛下,不敢劳您费心,此等小事就交由末将来处理吧,请陛下入堡歇息吧。”

    见朱由检神情有些不悦,祖大寿便上前抢道。

    ‘哎,这忠臣就是不如奸臣用的舒服,还是祖大寿善解人意。’

    朱由检闻言,暗自腹诽,随后又道。

    “哈哈,不错,祖帅真是深得朕心,此事便交祖帅处理吧,大军在堡内休息一晚,养足精神,明日一早随朕奇袭辽阳。”

    此时天色已晚,朱由检便率先打马进了西平堡,留下了有些石化的曹文诏。

    西平堡算是个大堡了,但朱由检检查了一下堡内的物资储备,发现并不是很多,粮食什么的也就够驻守之军吃十日左右。

    不过倒是有不少狍子、鹿等肉食,看来这鞑子士兵,没事没少出去打猎。

    ‘听说后金今岁大旱,粮食颇为紧张,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怪不得这皇太极年初刚征了朝鲜,年尾又要去打虎墩兔,连年都不过了。’

    ‘看来这后金的日子也是很不好过啊,估计皇太极要不去虎墩兔抢一把,这个年估计都没法过了。’

    朱由检看着堡内的寥寥物资,顿生一计。

    借着堡内的剩余物资,明军敞开肚皮好好吃了一顿,翌日天蒙蒙亮,大军便马不停蹄的往辽阳而去。

    -------

    “事情就是这样?”

    岳托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信使。

    信使点了点头,遂又将头埋了下去。

    “你是说,你来的时候平西堡还没有丢?”

    岳托仍抱有一丝希望。

    “主子,那是一万多明军精锐啊,小小的平西堡挡不住的,临来的时候,我们平西堡的巴牙喇章京便做好了战死的准备,请您快给我换马去通知大汗吧。”

    “唉!”

    岳托一声长叹,随后便挥了挥手,示意侍卫给他换马。

    “快去通知大汗吧,三路明军分左中右三个方向入侵我大金,这局也只能大汗回师才能解了,而在大汗班师前,也只能希望辽阳、盛京能抵住明军的进攻了。”

    岳托喃喃说着,随后便躺倒在椅子上。

    须臾,却猛地起身,心中顿生一计。

    ‘要是我抵住明军攻击,保广宁不失,并趁机在此拖住明皇,而大汗速速班师与我里应外合,便可全歼此部明军。’

    ‘而后再截断中路明军之后路,中路明军便成瓮中之鳖,除此两路明军,那东江毛文龙便不足为虑。’

    ‘如此,广宁城若能守好了,则满盘皆活,没准还能生擒明皇,重现南朝土木堡之变局。’

    想到这里,岳托立时有了精神。

    “来人,研磨!”

    当夜,又有两队骑士一前一后从广宁城西门而出,直奔虎墩兔方向而去。

    “今晚的广宁城可真热闹啊,这进进出出的得有四五波信使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陛下真是料事如神啊,出兵之前,便已经料到了今夜广宁城信使的事了,陛下对鞑子之反应算的几乎不差之毫厘,陛下真乃神人也。”

    明军大帐中,老将赵率教冲着辽东方向拱了拱手,然后咧着嘴对满桂笑道。

    “哈哈,让他们闹腾吧,这些尽在陛下掌握之中,让他们闹腾完了这一夜,明日咱便要围城了。”

    满桂干了面前的一碗烈酒,辣的嘶了一声,随后用袖子擦了擦嘴,大笑说道。

    “满总兵,陛下可让我监督你饮酒,喝完这碗就撤了吧。”

    赵率教一脸严肃的说道。

    “知道了,老将军,吾怎敢不听陛下之令,何况还有您老在这。”

    “不过这陛下可真对咱阿满的脾气,在锦州的时候,能跟咱们这些武夫坐下来一块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在之前可是咱连想都不敢想的。”

    “想当初,那些七品文官喝酒时都不愿意跟咱坐一桌,你就说那袁崇焕吧,一个小小的七品巡按,我上次请他喝酒,他竟然冲我‘哼’了一声,然后扬长而去。”

    “他奶奶的,这是什么世道啊。”

    说到这里,那满桂又想去拿酒壶倒酒,却被赵率教一把按住了。

    “陛下赐的这酒,这才几天啊,就快被你喝光了,别喝了。”

    赵率教一把夺过酒壶,然后令身边卫士拿走。

    “老赵,你是没尝过这酒的滋味,陛下赐的这酒可真是好酒啊,够劲、够香,琼浆玉液可能也不过如此吧。”

    满桂拿起那酒碗,伸舌头又舔了舔,一脸的意犹未尽。

    “我怎么没尝过,上次陛下在锦州设宴款待我等的时候,不就是喝的这酒嘛,确实不错,我老赵活了大半辈子了,第一次喝这么香醇清冽的酒。”

    说到这里,那赵率教也是一脸回味无穷的样子。

    “哈哈,说起上次宴会,我就一阵痛快,陛下竟然跟咱几个武夫共坐一桌,到把那几个文官晾在了一边,我看那袁崇焕的脸都快成猪肝了。”

    满桂哈哈大笑,半响才停,然后又对那赵率教坏笑道。

    “老赵,你是不是不爱喝酒啊,你那酒不喝,就让给我吧,反正在你那也是浪费,我不白要你的,我用铠甲跟你换,十副铠甲一坛酒咋样?”

    赵率教闻言,顿时变了脸色。

    “我才不跟你换呢,那酒我要留到我儿中进士的时候再喝,到时候拿出这御赐佳酿,那才叫有面呢。”

    “你要是想再要这酒,就按时下了此城,陛下可说了,若咱成功下了此城,便一人再赏两坛酒呢。”

    满桂闻言,伸手便拍起胸脯。

    “三万对三千,又有陛下之妙计,我满桂要是再下不了此城,那满桂俩字以后就倒着写。”

    赵率教闻言,便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正着写、倒着写对你都无所谓,反正你都不认识。”

    “去你的老赵,俺是武人,谁跟你似得,偏跟那文人套近乎,弄得个儿子连刀都拿不住,咋,还想考进士。”

    “嘁,俺可不跟你一样,等俺儿子大了,俺不让他考进士,俺让他进陛下的那个武学,以后也跟俺一样,替陛下世世代代守卫这辽东之地。”

    满桂说着,一脸庄重的冲辽东方向拱了拱手。

    “进武学,也得先考秀才,跟你这样大字不识一箩筐的,陛下可不要。”

    赵率教一句话便把满桂噎得够呛,涨红着脸讪讪的说道。

    “老赵,俺儿子还小,中秀才是肯定,俺回去就给他请先生,哈哈,咱今天别扯那没用的了,咱还是合计合计明天这仗咋打吧。”

    随后,就明日的攻城之战,两人又推演了一遍。

    翌日清晨,东方第一缕阳光洒向广宁城的时候,一声炮响,便拉开了广宁之战的序幕。

    十门红夷大炮分列四面城墙,依次喷射出二十余斤的大铁球,径直冲那城墙而去。

    而更多的佛郎机炮在红夷大炮射击的间隙,亦喷射出五斤到十五斤不等的铁球往四面城墙而去。

    随后,广宁城上,亦有大炮还击,双方你来我往不亦乐乎。

    调整好角度,明军这边的火炮基本都能命中城墙,但后金城墙上的火炮命中旷野中的明军火炮目标,几率便小了些。

    但亦有不少命中的,一炮就将那火炮打散了架,飞起的铁球又瞬间削去了旁边炮兵的脑袋,第二次弹跳之后又带走了一个炮兵的胳膊,然后才滚向远处。

    城墙之上,立时一阵沸腾。

    满桂和赵率教在中军看到这一幕,随后便命攻城部队准备攻城。

    “呜,呜,呜-----”

    号角响起,伴随着大炮的轰鸣声,一队队的士兵推着盾车从中军而出,其后则跟着背着砂石的民夫。

    冒着鞑子的火炮,一辆辆盾车慢慢向着广宁城强而去,士兵和民夫小心翼翼的躲在盾车之后,丝毫不敢露头,生怕被鞑子的火炮打中。

    但尽管如此,还是有盾车不时被火炮射中,木屑横飞中夹杂着各种肢体乱飞,场面甚是血腥。

    随着鞑子火炮射击的越来越米,越来越多的盾车被打中,其他的盾车也渐渐慢了下来。

    “杀鞑子啊,为爹娘报仇!”

    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声,立时‘杀鞑子’的声音便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杀鞑子啊,为俺爹俺娘报仇!”

    “杀鞑子啊,为俺们全村的人报仇!”

    “杀鞑子啊,为俺的兄弟姐妹们报仇!”

    “杀鞑子啊,为俺陈家三十五口死去的亲人们报仇!”

    各种声嘶力竭的喊声最终便汇成一句话。

    “杀鞑子,杀鞑子啊,杀死这帮畜生啊!”

    盾车随后便都快了起来,而躲在盾车后的明军也不时冲出盾车对着广宁城强射箭放铳。

    而躲在盾车后的民夫则随着盾车一趟趟的搬运着砂石,很快之前鞑子仓促挖掘的坑洞便被填平了。

    这些民夫大多都是广宁溃败之后,从辽东逃出来的,他们的亲人兄弟朋友皆有被鞑子屠戮的,每个人都与鞑子有着深仇血恨。

    此时仇恨已被挑起,不用明军催促,民夫们便不惜体力的一趟趟搬运着砂石,坑洞填平后,很快便来到了护城河边。

    此时已经进到了鞑子弓箭手的射程之内,明军和民夫的伤亡瞬间便大了起来。

    而且随着距离的拉近,广宁城上又一利器随后便喷出了火舌。

    一声炮响,无数铁弹喷薄而出,啪啪的打在盾车上,来不及躲避的明军和民夫瞬间便被打成了筛子。

    一团团血雾立时腾起。

    “城上的汉人听着,汝等本为我大明军队,为何投降那鞑子屠戮我同胞,你们就不怕辱没先人,死后被祖先不容吗?”

    广宁城上的炮手,基本上都是之前鞑子俘虏的明军,此时听到城下明军呼喊,一个个立时踌躇起来,开炮的速度便慢了起来。

    而城下的民夫趁此机会又填了不少砂石。

    “开炮!开炮!”

    一个鞑子巴牙喇挥刀砍死一个不愿开炮的明人,将其头颅拿在手上,冲着那些明人炮手大声吼道。

    一众鞑子士兵见此,亦上前踢打那些明人炮手。

    明人炮手见那血淋淋的头颅,立时一阵哆嗦,慌慌忙忙的便又开始了清镗填子的动作。

    那巴牙喇见状,轻哼一声,便将那头颅踩在脚下。

    “你们这些明狗,就是欠打,杀一个就全都老实了。”

    说着,那巴牙喇挥刀又砍向一个正在装弹的明人炮手。

    虽是严冬时节,但那炮手仍穿着单衣,一刀下去,那炮手后背立时一片血光,一条刀口便从左肩直到右腰。

    但那炮手却仍不敢停下手中的动作,忍着剧痛,依旧完成了装填。

    “特么的,你们这群狗鞑子,爷宁愿死,也并不愿意帮你们这群畜生杀我同胞。”

    一个明军炮手说完,便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其他明军炮手见状,全都呆在当场,鞑子士兵一时也愣住了。

    “去你么的狗鞑子,爷爷我也去了,爷爷在阴曹地府等着你们这些畜生!”

    随后又有几个明人炮手从城头上跳了下去。

    “射死他们!射死他们!”

    那个巴牙喇气急败坏的冲到城墙边上,从背后抽出一支箭,便向着最先跳下去的炮手射去。

    随后其他鞑子士兵也冲到城头,刷刷的羽箭便追着那些炮手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