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搅屎棍与大忽悠
    尽管辽西军事集团已经病入膏肓,但是朱由检觉得还是要抢救一下,即使抢救不了,那也得恶心恶心他们,让他们藩镇化的步伐不要走得那么顺利。hjaju

    于是朱由检便给辽西送去了两根搅屎棍。

    袁崇焕,男,四十三岁,广东东莞人,人送外号南蛮子。

    天启六年,此公满嘴跑火车,将一场斩敌二百人的大溃败吹成宁远大捷,还扬言一炮将老奴酋轰成重伤。

    天启皇帝很高兴,便给辽西军事集团都升了官,据说得到捷报的当天,还亲自去太庙告祭了爷爷万历皇帝。

    但挨了袁崇焕一炮的老奴酋,不仅没有一病不起,反而随后就去打了蒙古的喀尔喀部,而且还打赢了。

    于是,得知真相的天启皇帝顿时感到不好了,很快便把袁崇焕给撤了,然后直接就撵回了广东老家。

    此外,历史上的袁崇焕为了议款,还擅自杀了毛文龙,将东江镇拱手送给了后金,后又随手附赠了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三名满清。

    袁崇焕可能虽非本意,但确实为满清入主中原立下了不世功勋,难怪后来清朝会给他洗白白。

    但朱由检认为,世上无不可用之人,只是要放对地方,庸才也有可能变人才。

    而且历史上的宁远大捷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袁崇焕敢据宁远城死战,仅此一条就比辽西的大多数文官优秀了。

    但尽管如此,朱由检此次起复袁崇焕却与历史上大不相同。

    此次袁崇焕的头上不仅没有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使的头衔,亦没有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等实职,更没有蟒袍玉带和尚方宝剑。

    袁崇焕此次起复所得仅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巡按,而实职也只是监察关宁军。

    官职虽小,但朱由检觉得,以袁崇焕的胆识,他是能胜任这个七品巡按的,没准能和关宁军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想到这里,朱由检瞬间爆发出一阵朱氏大笑。

    而朱由检送到辽东的第二搅屎棍,则是一个蹲了八年大狱,并誓将牢底坐穿之人。

    杨镐,男,六十九岁,河南商丘人,历史上萨尔浒之败的罪魁祸首和第一背锅侠。

    此公为万历八年进士,自万历十五年起,便在辽东一带为官,曾和武将董一元策划过雪夜袭击蒙古炒花部的战役,并大获全胜。

    后又全程参加了两次抗倭援朝战争,至今深受朝鲜百姓爱戴。

    朝鲜人民在平壤为其单独建立生祠供奉,而且为求其供奉画像之逼真,朝鲜曾经专门派使臣前往杨镐的家乡河南,为其现场临摹。

    但,后因其指挥的萨尔浒之战全军覆没,杨镐被万历皇帝下狱,这一关就是八年。

    对于萨尔浒之战的始末,朱由检曾经跟骆思恭复过盘。

    期间,骆思恭作为当时的锦衣卫指挥使,提供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细节,那就是杨镐的战略部署早在进军之前就已经被后金截获了。

    如此才有了努尔哈赤:‘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豪言壮语。

    兵力部署、进军路线全都被努尔哈赤摸了个底掉,这样的仗能赢才怪。

    所以萨尔浒惨败之后,万历皇帝并没有杀杨镐,泰昌皇帝即位后也没有杀杨镐,而其后的天启皇帝亦未杀杨镐。

    因为大明高层普遍认为,此战杨镐确需负主要责任,但是要是把全部责任都推到杨镐身上,却又有些过了。

    所以杨镐才在狱中蹲了八年。

    而朱由检在复盘了杨镐与蒙古人、倭寇、女真人打过的大小战役之后,对杨镐整个人的能力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杨镐此人久经战阵,具备一定领兵作战的素养,但缺乏指挥大兵团联合作战的能力,究其根本,此人缺乏将帅之才。

    但此人亦有优点,其在小规模战役和后勤组织保障中表现非常之抢眼,极其适合组织协调各方守城和应付小规模的袭扰战。

    仅凭此两点,杨镐在文官集团中算是比较知兵之人了,而这也是朱由检启用他的原因。

    因为在朱由检未来几年辽东战略计划中,辽西军事集团的任务便是守住宁远防线即可,至于复土之事,朱由检则寄希望于新军了。

    另外,朱由检纵观满朝文武,除了孙承宗和袁可立,朱由检便找不出比杨镐更适合担任辽东巡抚的人选了。

    杨镐历宦辽东四十余载,有一定的带兵经验,又对辽东各派势力非常之熟悉,甚至许多将领便是他一手提拔的,此人去纷繁复杂的辽西军事集团中出任巡抚正合适。

    虽是败军之将,但杨镐的军事素养总比那些连刀都没握过的文官要强的多。

    此外,朱由检对他的临别赠言也非常之简短且明确。

    不求寸进,但求守成。

    于是,十二月的一天下午,朱由检在乾清宫东侧平台召见了杨镐和袁崇焕,陪同召见的还有内阁大学士孙承宗和兵部尚书袁可立。

    期间,杨镐寡言少语,但对后金集团目前的情况显得非常之重视,几次向孙承宗和袁可立请教抵御后金的经验。

    而袁崇焕则活跃的多,不仅向朱由检提出了许多与后金对战的经验,特别是操弄火炮的经验,而且还抛出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五年平辽大计。

    对此,朱由检笑而不语。

    夕阳下,望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乾清门的背影,朱由检突然发问。

    “卿等以为二人如何?”

    孙承宗闻言一愣,遂躬身回道。

    “微臣以为,杨公此去必定会谨遵陛下教诲,宁远防线无虞矣,但至于袁巡按,微臣有些说不好。”

    “哈哈,老督师也会卖起关子来了,好不好的都说说,就当跟朕解个闷。”

    孙承宗闻言,不敢怠慢。

    “微臣觉袁巡按此人确有雄才,假以时日当是能力,但其为人却好惊人之语,未免有夸夸其谈之嫌疑。”

    “袁部堂呢?”

    袁可立闻言,微微欠身。

    “回陛下,微臣以为陛下应消除杨公戴罪立功之心,以免其贪功冒进,坏了大事,至于袁巡按嘛,微臣与孙阁老意见相合。”

    “嗯,袁部堂所言甚是,兵部亦要对杨公多多叮嘱,告诫其守成即是大功,至于复土之事,朕自有定夺。”

    朱由检说完,便转身而去。

    孙承宗和袁可立飞快的对视了一眼,遂对着朱由检的背影躬身问道。

    “微臣斗胆,敢问陛下如何看袁巡按五年平辽之事?”

    朱由检闻言一愣,但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抛出了千古流传的三字评语。

    “大忽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