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神迹
    一阵鸡飞狗跳的混乱之后,朱由检推开挡在身前的王承恩,淡定的走出了宫门。kudu

    果不其然,从皇极殿往北面望去,在乾清宫西边,瞬间就升起了一阵阵的黑烟。

    ‘妥了。’

    朱由检暗自狂笑的一阵,然后开始祈祷魏忠贤恰好就在养心殿中,要是直接被雷劈死就更好了。

    就在朱由检意淫的时候,大臣们也纷纷跟了出来,眼神好的此时已经发现了异样。

    “养心殿被雷劈了!”

    不知是谁嚎了这么一嗓子,众人纷纷向养心殿的方向看去。

    “皇爷,现在还打雷呢,这里太不安全了,奴才护送您回后宫吧。”

    看着已经成为废墟的养心殿,王承恩一阵后怕,忙上前劝道。

    “不碍得,朕贵为天子,自有天命,这点雷击算得了什么。”朱由检豪迈的挥了挥手,接着又声色俱厉的对着高起潜说道:“你们还楞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救人。”

    高起潜闻言,登时缓过了神来,忙领着一干太监奔养心殿而去。

    “哎,上天有好生之德,但愿养心殿里没人。”

    朱由检悲天悯人的装逼道。

    “九千岁似乎在养心殿里公干,上朝前,我见他往养心殿去了。”

    一个七品的小给事中小声说道,随后几个御史也证实了他的说法。

    “是啊,上朝前确实看见九千岁往养心殿去了,养心殿是九千岁辅国公干之所,雷击之时,九千岁八成会在养心殿里。”

    “啊!”

    朱由检闻言,赶紧捂住了胸口,作势就要往王承恩身上倒去。

    “陛下!陛下!”

    “传太医!快传太医!”

    朱由检紧闭双眼,暗自给自己的表演打了个九十分,然后淡定的听着周边群臣慌乱的呼喊声,片刻之后,才缓缓睁开眼睛。

    “快,快,快扶我去养心殿,朕不能失了国之干城。”

    朱由检在心里又给自己加上了那十分,然后挣扎着往养心殿赶去。

    ‘陛下到底是想让他死,还是不想让他死啊?’

    群臣一脸懵逼,虽然暂时还没猜透朱由检的意思,但还是紧紧跟着往养心殿而去。

    闪电击中养心殿时,瞬间产生的巨大能量已将养心殿炸成了一片废墟。

    此时在废墟前,几个血肉模糊的太监正在那里哀嚎,旁边还有几具尸体,而高起潜则领着一群太监在废墟里寻找其他生还者。

    “传太医!快传太医!”

    见到如此惨状,朱由检有些于心不忍,忙吩咐王承恩传太医来救治伤者。

    ‘哎,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是朱由检来到明朝后第一次杀人,而且是无辜的人,心里的那道坎有些过不去,脸色愈加凝重,刚才因为计谋得逞的兴奋劲早已烟消云散。

    ‘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对还是不对。’

    朱由检正在暗自思量,突然间一个血肉模糊的太监挣扎着往这边爬来。

    “陛下,臣罪该万死,臣有罪啊。”

    众臣见状赶紧将朱由检护在中间。

    “九,九,九千岁?”

    崔呈秀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头发散乱、满脸血污的老太监。

    但这老太监却不理会崔呈秀,昨晚乾清宫的祥瑞叠加刚才的雷劈,让他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朱由检确实是天命所归,而自己想逆天改命,于是便遭了雷劈。

    想到这里,老太监更加惶恐,只顾着用力磕头请罪。

    “陛下即授天命,老奴知错了,老奴知错了。”

    其实朱由检就见过魏忠贤几面,不经过仔细辨认,根本无法将眼前这个满脸惶恐的老太监和之前那个蟒袍玉带、颐指气使的九千岁联系起来。

    但周围的大臣们却显然要和魏忠贤熟悉的多,众人都确定这是魏公公无疑。

    “九千岁,您,您何至于此啊?快传太医院院正来,好好给千岁瞧瞧。”

    朱由检说着就要扶起魏忠贤,却听见“啊”的一声,魏忠贤的腿好像被砸断了。

    ‘晕,这家伙以后不会变成陈萍萍吧?’

    面对断了腿的魏忠贤,朱由检脑回路清奇的想起了之前看过一本小说《庆余年》。

    想起武功盖世轮椅里面藏着枪的陈萍萍,朱由检赶紧摇了摇头,下决心要尽快除掉魏忠贤。

    看着哀嚎盈天、不成人形的魏公公,群臣亦是惊诧不已,其中爱好佛道之术的大臣们甚至都想到了,这是不是朱由检引天雷惩戒魏忠贤的。

    “黄金救援有十二时辰,你们都仔细搜搜,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绝不能放弃。”

    朱由检站在废墟前,一脸沉痛的对着救援的太监说道。

    “陛下仁慈。”

    朱由检随意的对着后面的大臣摆了摆手,然后亲自上阵去废墟中寻找生还者。

    其实这倒不全是作秀,因为朱由检知道这些无辜的人是因他而死,他心里有愧。

    见朱由检赤膊上阵,群臣们都坐不住了,撩起长袍,也纷纷上前搬拾瓦砾。

    这一幕让宫里的太监非常感动,对太监好的君王不少,但是能把太监的命放在心上的君王,估计就只有当今天子了吧。

    此时阉党一派的太监恨不得抽自己俩大嘴巴子,放着这么好的帝王不跟,偏去跟那九千岁谋逆,自己真是瞎了眼了。

    而大臣们亦是激动不已,当今天子不光上承天命,而且仁爱有加,真是一代仁君的好苗子啊,致君尧舜尤为可期啊。

    折腾了一上午,朱由检回到了乾清宫,四死八伤的结局让他有些吃不下去饭。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传闻一战百神愁,两岸强兵过未休。

    谁道沧江总无事,近来长共血争流。

    朱由检默念着曹松的这首诗,心里对自己的做法更感到厌恶。

    ‘杀一人可救万人,难道这一人就该杀吗?为杀一该杀之人而伤及无辜,能说自己的手段正义吗?’

    朱由检知道没人能给他答案,前世他只是一个机关小科员,工作中即使有斗争,也完全上升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而今一朝成为天子,手中掌亿兆百姓生杀予夺之权,今后行事当慎之又慎。

    ‘哎,这皇上还真不是人当的,起码不是一道德完人能当好的,看来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朱由检胡思乱想着,迷迷糊糊间便听到外面一阵吵闹。

    “娘娘,皇爷专门说了,任何人不得进殿的。”

    “陛下早上、中午都没用膳,你们这群奴才都怎么当的差,赶紧起开,本宫来伺候陛下用膳。”

    朱由检听出来了,这是周皇后在训斥王承恩。

    为了避免自己的突然消失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朱由检每次都会嘱咐王承恩,没自己的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闯入自己的寝殿。

    “进来吧。”

    周皇后闻言,瞪了王承恩一眼,推门就进了朱由检的寝殿。

    行礼之后,周皇后直接把食盒放在了桌上,然后将饭菜一样一样的摆好,又拿洁白的手巾帮朱由检擦了手和脸。

    一通操作如行云流水般,朱由检也不好意思驳媳妇面子,只得坐在桌前吃了起来。

    “婉言,朕跟你讲个故事,有一天你乘坐的马车失控了,一边是十个人,一边是一个人,现在你是车夫,你会让马车撞向那边?”

    周婉言正在帮朱由检布菜,闻言便放在筷子,开始仔细思索。

    “陛下,就只有这两条路了吗?”

    “是的。”

    “那臣妾不想选,就让马车自己跑吧。”

    周婉言有些为难。

    “你必须选一个。”

    朱由检不依不饶。

    “那臣妾选一个人的那边。”

    周婉言双手绞着手巾,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是啊,杀一人与杀十人,世人皆选杀人少的,救一人与救十人,世人自会选救人多的,吾之所选为救天下黎民,或许我选的没错吧。’

    朱由检心里默念着,心情好了许多。

    见朱由检脸上愁云尽去,周婉言小心问道:“臣妾选的对吗?”

    “你选的对,但是为了那个无辜死去的人,咱以后得救更多的人,否则人家不白死了。”

    朱由检怜爱的摸了摸周婉言的头,心里暗下决心。

    为了对得起今日无辜死去的人,无论多难,我也得将大明中兴之路走下去,否则为了这条路死去的人岂不是白死了。

    周婉言虽然不知道朱由检的意思,但是夫君能开心的吃饭,她就无所求了。

    崇祯有艘万吨轮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