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天人感应
    初秋的清晨,阳光洒在三大殿的屋顶之上,一片金光耀眼之色。938

    朱由检斜倚在龙辇的靠枕上,睥睨着皇极殿前的文武百官,随抬辇的宦官缓缓拾阶而上。

    见到朱由检龙辇,分列皇极殿四角的金吾卫大汉将军开始摔鞭鸣响,御阶之上,高起潜扯着嗓子大喊一声:“陛下驾到,众卿早朝。”

    文武百官从御阶两侧分左右依次进入皇极殿中,御史的监督下,很快就在自己的位置束手站定。

    “陛下驾到。”

    王承恩高声唱喏后,虚扶着朱由检登上龙椅。

    待朱由检坐定后,内阁首辅黄立极带领群臣跪下行三拜九叩大礼,并齐声高唱:“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群臣起身站定,朱由检看着眼前的文武重臣,第一次在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畏惧与崇敬。

    朱由检自知是昨晚的“祥瑞”之功,虽心里暗自得意,但仍面沉似水。

    整个皇极殿中立时一片寂静,随后王承恩上前唱到:“有本奏来。”

    “臣有本奏。”

    王承恩还没说完,一个身影便窜到了前面。

    “臣施凤来有本要奏。”

    “奏来。”朱由检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期待这内阁次辅的第一本是说祥瑞之事,因为朱由检正想拿这事大做文章呢。

    “谢陛下,臣昨夜丑时中于家中忽见宫中两道祥光直插云霄,遂觉此乃祥瑞,便马不停蹄赶至宫前,皇恩浩荡,臣与众同僚一同见证了宫中祥瑞盛况。”

    “臣闻言,东汉光武帝刘秀诞时,‘时有赤光,室中尽明,一茎九穗,异于凡禾’,时年县界大丰,故名光武曰秀。”

    “臣又闻,东晋元帝司马睿诞时,‘有神光之异,一室尽明’;宋朝太祖赵匡胤诞时,‘赤光绕室,异香经宿不散,体有金色,三日不变’。”

    “臣又阅本朝古籍,惊闻太祖高皇帝诞时,亦是‘东南白气,贯穿室内,红光烛天,皇觉亦闻’,今陛下寝殿亦有‘红光满室,祥光耀天’,两相暗合,自有天意。”

    “今陛下继承大统,红光满室,必得太祖真传,祥光耀天,必是受命于天。”

    “臣常听宵小之徒言,前朝古籍遥远难考,祥瑞之事不可足信,但昨日之祥瑞,满朝文武皆是亲眼所见,京城百姓亦是亲眼目睹,此事赤金十足。”

    “今日之后,陛下既授天命,又传太祖遗志,当尊先帝之托,成尧舜之帝,臣等必誓死辅佐陛下澄清玉宇,再造大明盛世。”

    一篇洋洋洒洒的马屁文拍完,施凤来满含热泪匍匐在地,不仅感动了自己,看样子满朝文武也是心潮澎湃,大有即刻便致君尧舜之势。

    这倒不是施凤来的那篇马屁文写的有多好,主要还是昨天晚上的祥瑞带给文武百官的震撼太大了。

    祥瑞,奏疏、邸报中遍地都是,但是文武百官中亲眼所见者却一个也没有,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那些祥瑞都是假的。

    当然朱由检弄得这个祥瑞也是假的,但对于明朝人来说,这却是比十足黄金还要真,因为世人总是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睛总是不会骗人的。

    于是“臣等誓死辅佐陛下澄清玉宇,再造大明盛世”的呼声响彻皇极殿上空。

    正在建极殿中练习书法的魏公公,此时也被这穿墙而入的呼喊声惊得手腕一抖,一团墨滴在了‘宁静致远’的远字上,瞬间如花苞绽放般蕴满了整张墨宝,‘宁静’二字早已消失不见。

    魏忠贤索性将毛笔扔到了整张宣纸之上,眨眼功夫,便已漆黑一片。

    “哎,天欲亡我啊。”

    魏公公颓然跌坐在太师椅上,似是气力已被抽去一半。

    其实魏公公也想说服自己这一切不是真的,但是亲眼所见的震撼还是让他放弃了颠倒黑白的念头,童谣传的再广,也比不上一次亲眼所见。

    而且在今天早上,乾清宫中出现祥瑞之事,早已传遍了四九城,估计现在他的老家河间等地的百姓也都知道了。

    亲眼所见此事的人们也都做出了自己的抉择,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兵部尚书崔呈秀皆在一早进宫的时候,对他视而不见。

    而魏忠贤派去联系福王的王体乾,也被拒之门外。

    昨晚祥光直冲云霄的景象,再加上之前火烧宏德殿朱由检的突然现身,已将魏忠贤惊的冷汗凛凛。

    魏忠贤努力想把朱由检确为真龙天子的念头打消掉,但脑子却总是不听使唤。

    “哎,天欲亡我,天欲亡我啊。”

    魏忠贤正在万分懊悔中,忽然晴天又是一声惊雷,瞬间狂风大作,接着天色又变的微黄。

    朱由检登基大典那天的景象又得到了重现。

    魏忠贤起身冲出屋外,顿时哈哈大笑,“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啊。”

    与养心殿中欢欣鼓舞的氛围不同,此时皇极殿中却是寂静万分,刚才还在争相拍朱由检马屁的群臣们此时都变得默然不语,各自想着心事。

    ‘曰,那童谣传的不会是真的吧,连续两次天象示警,这怎么看都像是老天在暗示什么,可昨晚的祥瑞又是咋回事?难道老天爷糊涂了?九千岁不会因此翻盘吧,坏了,我早上对九千岁的态度好像不太好,哎,这可如何是好啊?’

    以崔呈秀、田尔耕为首的阉党派如是想着,脸色瞬间变得阴晴不定。

    ‘哎呀呀,汰燥丝,刚拍了皇上的马屁,现在就被打脸了,这老天爷咋这样呢?就是不知道陛下如何应对,要是陛下再能请上天给点祥瑞就好了。’

    以施凤来为首的挺皇派如是想着,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紫。

    ‘呜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宫廷斗争都牵扯到上天了,就是不知道最后谁赢谁输,但输赢跟我毛关系,淡定,看戏,瞅准时机抱胜利者的大腿就好了。’

    一部分骑墙派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脑中开始飞快的计算着双方的实力对比。

    ‘哈哈哈,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小冰河期的极端恶劣天气果真是多得一比,就是不知道高起潜他们布置的怎么样?到底能不能成功,希望这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朱由检端坐在御座之上,心中既有些兴奋,又有些期待,顺便还有些小忐忑,但脸上却古井不波,一脸从容。

    “好雨知时节啊,朕没记错的话,现在正是冬小麦的播种之季吧,这场雨应该能缓解一下京畿附近的旱情吧。”

    朱由检率先开口,打破了这有些尴尬的寂静。

    “陛下所言极是,陛下洪福齐天,京畿附近的百姓有福了。”

    这次还是黄立极反应快,忙将这祈雨的功劳归到了朱由检的身上。

    朱由检闻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诸卿随朕一起去廊下观雨可好?”

    说完,朱由检便起身向宫门走去,众臣虽有些不明所以,但仍然应是随后。

    朱由检正要迈步出宫门,忽然就见一个闪电飞速向紫禁城飞来,尚未来得及躲闪,耳边瞬间就想起了一阵爆炸的轰鸣之声。

    “护驾!护驾!”

    轰鸣之后,高起潜那不似人声的尖叫便响彻了皇极殿。

    崇祯有艘万吨轮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