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福王
    福王朱常洵同学是一个从在长在蜜罐里的孩子,作为万历皇帝的第三个儿子,有其母郑贵妃加持,自小就非常受万历喜爱。wani

    万历皇帝朱翊钧是不是一个好皇帝不好说,但对于福王朱常洵来说,一定是个好父亲。

    万历为了扶朱常洵上位,不惜和满朝文武进行了长达十五年的国本之争,也因此将大明霍霍的够呛。

    为此,弄走了四个内阁首辅,十三个六部尚书,三百多个朝廷官员,最后彻底割裂了文官集团与皇帝的关系。

    朱翊钧也因此背上了一口明实亡于万历的大黑锅。

    万历皇帝虽然铩羽而归,朱常洵没有如愿当上太子,但是万历对他喜爱之情却与日俱增。

    叠加了愧疚之情后的溺爱心理,更加的泛滥。

    光是朱常洵婚礼的费用就多达三十万两,营造洛阳福王府邸又花了二十八万两。

    明朝户部一年十分之一的财政收入,全被万历拿来给孩子买房娶媳妇了。

    万历皇帝这爹当的着实不易。

    当然这还不算完,买了房子娶了媳妇,还得给孩子找个饭辙。

    尽管朱常洵封在了洛阳,但是孩奴朱翊钧同志嫌弃河南太穷,又从山东和湖广两地给孩子找了四万顷的田庄。

    这下孩子饿不着了吧。

    但是朱翊钧不这样想,他觉得光是给田地还无法表达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

    此时他恰好把张居正干翻了,于是张相爷积累了一辈子的财富又归了福王殿下。

    张相爷要是泉下有知,定会破土而出,指着万历皇帝的鼻子破口大骂:“娘希匹,给你们老朱家续命不算,死了连点辛苦费都不给。”

    明朝干什么最挣钱,答案当然是贩盐,这么挣钱的买卖怎么可能没有福王的份。

    于是万历又拨给福王淮扬盐引数千,另外还附送了四川的盐茶专卖权。

    万历皇帝做完这些后,仍然觉得有些不够,想了想,又把扬州到黄山这段长江贸易航线的税收给了福王。

    这时候,满朝文武实在受不了万历皇帝的溺子做派了,纷纷上书劝谏。

    心道,‘这大明虽是你老朱家的,但是你也得给百姓留条活路不是,你到底还想不想继续三大征了?’。

    于是在满朝文武的干预之下,朱翊钧这才罢手。

    世人常言:皇帝富有四海,福王愈加之。

    虽略显夸张,但福王之富有可见一斑。

    福王朱常洵打小生活条件就好,成年以后更加富有,各种山珍海味加持之下,终于成了一个大胖子。

    这人一胖,就不爱动弹,所以朱常洵平常就不爱出门,就爱搁家里待着,没事和小妾玩玩你躲我藏的游戏,妥妥的宅男偶像。

    但自己的亲侄驾崩了,他还是得进京祭奠一番的。

    朱常洵作为和朱由检血缘关系最近的一名王爷,进京之后的待遇也很不错。

    礼部官员知道这个王爷家里条件好,生怕招待不周,就挑了最好的府邸给他暂住,各种供应都是先紧着他用。

    但尽管如此,福王还是有些不满的,觉得这京城也不过如此,还没自己的王府好。

    ‘天下能比自己王府宅子豪华的,估计也就是紫禁城了。’

    朱常洵如是想着,傍边的侍女将一颗剥了皮去了核的葡萄送到了他的口中。

    朱常洵很胖,所以就比较怕热,身后两名侍女给他扇扇子,他都没觉得多么凉快。

    ‘哎,命中没有莫强求啊,紫禁城这辈子估计是住不进去了,还是早点回河南享福吧。’

    朱常洵这样想着,心里莫名的就有些烦躁,然后抬脚将身前两名捶腿的侍女踹倒,扶着椅子就站了起来。

    这天有些热,他要去院子里走走。

    刚起身,王府的管家就进来了。

    “王爷,外面一个老太监求见,他说自己是王体乾。”

    “王体乾,他不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吗?他来找孤何事?”

    福王虽然胖,但是脑子不笨,对于朝廷的重大事项和重要人物,他还是略知一二的。

    像司礼监掌印、秉笔太监之类的,他还是认识的,而且在白天去紫禁城吊丧的时候,这个王体乾还给他打过招呼,态度非常亲切恭顺,把他吓了一跳。

    朱常洵知道王体乾是九千岁的人,又是司礼监掌印太监,自己虽然是王爷,但是对于魏忠贤这一脉的核心人物,他还是有些畏惧的。

    此时再想想白日里王体乾的那张笑脸,顿时有些可疑。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但司礼监掌印太监在门口等着,他也不敢拿乔,虽然不知是何事,但是闭门不见,可就把人彻底得罪了。

    “速速请来。”

    一会儿工夫,王体乾笑容可掬的到了正堂。

    寒暄一阵,分宾主坐定之后,朱常洵默然不语,想看看这老太监憋得什么屁。

    内侍与藩王,又是深夜密会,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王体乾抿了一口雨前龙井后,张口就道。

    “殿下,福王府邸与紫禁城比,何如?”

    朱常洵闻言,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心想你特么怕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

    这天下有敢这样比的嘛,跟皇帝比宅子,怕是活腻歪了。

    而且心里比比也就算了,毕竟没人知道,但你明目张胆的说出来,怕是要害我吧。

    “中官,莫要害孤,此话不可再言。”

    “哈哈哈哈。”

    王体乾轻笑两声,又对着朱常洵道。

    “殿下当初也是有滔天富贵之人,可奈何那帮东林构陷,去了中州一隅之地,结果胆子也变得小了。”

    王体乾说着,摇了摇头,见朱常洵神色有微微变化,于是又加了一把火。

    “祸事已近,殿下小心谨慎,却也难以自保。”

    王体乾说完,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随后闭口不言,把个朱常洵闷的有些坐立难安。

    朱常洵心道,‘果然是个阉人,尽整这些江湖术士的道行,不去天桥装瞎子算命,真是白瞎了这番本事了’。

    朱常洵暗自腹诽了王体乾一番,虽然不尽信于他,但对于他口中所说的祸事,还是有些好奇。

    兴许他常在大内宫中行走,知道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朝堂秘辛呢。

    崇祯有艘万吨轮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