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章 我和两艘船穿越了
    “warng!warng!warng!”游轮上的广播不断的响着。taiwanvod

    游轮下层角落里,卧室里的警示灯不断的闪烁着,而朱酉简仍然昏睡不醒。

    接着游轮广播开始用中英文循环播报:

    “各位乘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游轮即将与前方一远洋巨轮相撞,请各位乘客尽快到甲板上乘坐救生艇!”

    “请各位乘客尽快到甲板上乘坐救生艇!”

    一个小时之后,“砰”的一声巨响,朱酉简从卧室的的床上跌落到地板上。

    巨大的震动和身体上的疼痛,让他醒了过来。

    此时游轮上的警报依然在响着:“warng!warng!

    warng!请各位乘客尽快到甲板上乘坐救生艇!”

    朱酉简一个激灵,昨天晚上灌的那瓶朗姆酒立时清醒了不少。

    当他踉踉跄跄的赶到甲板上时,却发现游轮上空无一人,而眼前一巨大的远洋货轮正在挤压着游轮。

    游轮在货轮的挤压下,渐渐开始倾斜。

    朱酉简立时一阵冷汗,赶紧去找救生艇,却发现救生艇早就没有了。

    “这群美帝猴子还真是满嘴仁义道德,遇事就先顾自己,看来我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朱酉简抓着甲板上的拉杆,眼瞅着远洋巨轮渐渐压迫而来,心里祈祷游轮千万不要翻,顺手找到了一个救生圈。

    就在朱酉简准备带着救生圈跳船逃生之时,天色大变了。

    刚才还晴空万里、风平浪静的洋面,此时变得漆黑一片,就在这黑暗中,一个光晕开始慢慢扩大,渐渐将相撞的两艘船包裹了起来。

    就在朱酉简目瞪口呆之时,光晕扫过了他的全身,随后他觉得左手食指处一阵酸痛,接着就昏了过去,恍惚中听见一阵呼喊。

    “信王殿下哭晕过去了。”

    一阵呼喊之后,朱酉简慢慢睁开了眼睛,却见一个美丽的面孔正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你是天使吗?”

    朱酉简眨了眨眼睛,接着一个老男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吓了朱酉简一大跳。

    “信王殿下醒了!快扶殿下到偏殿休息。”

    老男人一声令下,几个小太监上前将朱酉简扶了起来。

    “这是哪啊?”

    朱酉简神情有些恍惚,只觉得眼前一片白绫,堂中赫然停了一口棺材。

    朱酉简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不少。

    环眼四顾,只见周边全是穿着古装之人,而且好多人穿的似乎还是明朝太监服。

    朱酉简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一时又有些眩晕,接着便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高喊“传太医”的声音,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

    此时已是晚间,屋里空无一人,一杆白色蜡烛发出幽暗的烛光,随着微风轻轻抖动。

    朱酉简此时清醒了不少,起身围着屋子转了几圈,发现这是一处古代建筑。

    推门而出,眼前的景象立时震撼到了他。

    故宫三大殿赫然矗立在眼前,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愈加庄重威仪。

    一个穿着明朝太监服饰的身影提着一盏白色的灯笼正从殿前经过。

    片刻之后,朱酉简回到房间里,坐在一只铜镜前,看着那张自己完全不认识的脸,开始接受了自己穿越成朱由检的事实。

    朱由检,明朝末代皇帝,二十四史中,唯一一个为国殉葬的帝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十七年后的自己就会在紫禁城后面的煤山上上吊。

    想到这里,朱酉简有些丧气,对自己的穿越后的前景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而且还不止如此。

    朱酉简醒来以后,这具朱由检身体上的一些记忆也慢慢填充到了自己的脑海里。

    他发现自己现在竟然还不是皇帝,天启皇帝今天刚驾崩,自己这个信王还没来得及继位呢。

    好吧,自己不仅要避免十七年后在煤山上吊的宿命,而且为了获得上吊的资格,好像还得先和魏忠贤斗智斗勇。

    这事有些棘手啊。

    朱酉简想到这里,习惯性的搓了搓手。

    这不是我的戒指吗?怎么它也跟着穿越了,这不科学啊。

    朱酉简轻轻用手抚了抚现代铁镍合金制成的戒指,眼前的古建筑立时不见了,一睁眼自己又回到了那艘游轮上。

    不过此时已经风平浪静,游轮和那艘十万吨级的货轮正靠在一起,静静的在海面上漂浮。

    朱酉简攀上那艘远洋货轮,一个集装箱接着一个集装箱的走过,发现空无一人。

    随后朱酉简又转动了一下那枚戒指,瞬间就回到了之前的那间古代大殿之中。

    接着,朱酉简又实验了几次戒指的功效,发现自己能和远洋巨轮之间瞬间移动。

    乖乖,我竟然带着两艘船穿越了。

    “哈哈哈哈,老子这次绝壁不会在煤山上上吊了!实在不行,老子还可以跑路。”

    深夜的紫禁城里传来一阵惊悚的笑声。

    “殿下,殿下!”

    外面巡逻的军士冲了进来。

    “咳咳,我,不是,本王,也不对,对了,是孤,是孤,孤没事,你们出去吧。”

    正襟危坐的朱由检对着一脸茫然的军士们说道。

    送走了军士的朱由检,感到肚子有些饿,但看着桌上的那些冰冷素食,一点食欲也提不起来。

    朱由检摆了摆手,又到了船上。

    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把手枪、一包华夫饼干和一袋速溶咖啡。

    朱由检将手枪放在桌上,冲上一壶咖啡,就着华夫饼干就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以后,朱由检躺在床上开始想以后的事。

    天启皇帝刚死,魏忠贤正当权,自己还没有继位,纵观二十四史,权力交接之时都是凶险万分,自己的处境不容乐观。

    除此之外,此时的大明朝离灭亡还有十七年的时间,北有满蒙,南有倭寇,恰又处在小冰河期,自然灾害频发,中原流民四起。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明朝这个千疮百孔的将倾大厦,自己有把握力挽狂澜吗?

    想着想着,朱由检坠入了梦乡。

    崇祯有艘万吨轮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