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最新章节列表 152【官军都是弱鸡】
    豹房蹴鞠总教练李三郎,被王渊紧急请调回来,临时职务是旗令官!

    天可怜见,六千士卒全他娘苦哈哈,旗令都需要手把手教导,竟然找不出一个世袭武官。

    李应虽然没有过战场,但他父亲是贵州总兵,他从小耳濡目染且热衷军事,早把各种旗令背得滚瓜烂熟。而且,李应又是王渊的同窗好友,让他来做旗令官是最合适的。

    监军还是朱英,老伙计了,朱厚照这次很贴心,没有乱掺沙子进来。

    伍廉德升官之后,本来过得很滋润,也被王渊要过来。他依旧带领哨骑,而且规模扩大到八十人——这真的没办法,京营有专门的哨骑,但全都拉出去打仗了,只剩下锦衣卫可以调用。

    想当年朱棣北征蒙古,哨骑有数千,集结起来便是轻骑兵部队。

    朱英这太监已经尝到甜头,一边骑马行军,一边笑着说“王学士,这次你说什么是什么,我这个监军是督粮官,保证将士们不愁吃喝。”

    “那谢过朱兄弟了!”王渊抱拳道。

    “好说,好说。”朱英哈哈大笑,他还指望着跟随王渊立功呢。

    贼寇实在离得太近,王渊行军大半日,哨骑回来禀报“在良乡县以南发现贼兵,正四处劫掠乡镇,并未攻打县城。”

    “再探!”

    王渊喝道“加速行军,天黑之前赶到良乡城外!”

    这些反贼是真把京畿当成公共厕所了,王渊还没到良乡县城,半路便撞见几十贼骑在抢劫乡村。

    可以说这些贼骑是哨探,顺带开路打探官军消息,也可以说他们是马匪,反正见到村镇冲过去抢。他们也不裹挟青壮,抢了财物便跑,速度太快很难追赶。

    王渊让朱智带着百余精骑,只穿轻甲过去绞杀。结果一阵追击,只砍了四个脑袋回来,剩下的贼骑全都溜走了。

    紧赶慢赶,全军来到良乡城外。

    知县是老熟人高迪,王渊单骑追敌时见过。

    高迪正被贼寇惊得肝颤,听说王二郎了,仿佛喜从天降,亲自押着两车粮草出城劳军。

    “有王学士在此,良乡县安矣!”高迪一脸开心。

    王渊问道“可见贼寇主力?”

    高迪摇头说“不知,但四下皆有小股反贼,已经毁了无数乡镇。”

    ……

    数十里外。

    齐彦名半夜接到消息,连忙问道“究竟有多少官军杀来?”

    被百余精骑杀退的贼骑头子说“加运粮的,怕有万余人。”

    齐彦名又问“可知谁人统军?”

    贼骑头子说“不晓得,官军没打旗号。”

    齐彦名点头道“你去休息吧。”

    王渊真不敢打出旗号,害怕把反贼吓跑了。朱智率领骑兵追击时,也全部穿着轻甲,没有被反贼们认出来。

    李隆建议道“京城来了官兵,咱们屁股后面的官军,怕是也已经过了霸州。这两头都被堵着,我看还是早点南下为好,再不走来不及了。”

    李锐冷笑道“咱们之前抓到的活口,说京营精锐早被调出去,剩下全是酒囊饭袋。我看不如直接攻打北京,万一要是能打下来,抓住皇帝多痛快,身后多少官军都不敢乱动。”

    “咱们朝南边跑,怕是也有官军堵截,”刘三讨论道,“要么去打北京,要么学半年前杨虎那样,从西边往山西跑。山西的边军都被调来追咱们了,山西肯定兵力空虚,到了那边还不是随我们怎么打?”

    李锐发狠说“打北京,这是早定好的计策。你们想想啊,京城现在全是孬兵,说不定真打下来了,城里的财货几辈子都花不完!”

    李隆反驳道“现在不是打北京的问题,半路还堵着几千官兵呢。算要打北京,也得先把那些官兵解决再说。”

    李锐好笑道“朝廷的精兵都在咱们屁股后面,前面真的没啥可怕的。从山东一路过来,沧州、霸州、涿州的官兵是什么样子,你们又不是没见识过。全是窝囊废,连城都不敢出。咱们不能退,一退要遇到精兵,往前打反而全是孬兵!”

    这话说得好有道理,而且属于实情。

    齐彦名立即被说服了,当即拍板道“那打,先把前面的几千官兵干掉,再打下良乡县城补给粮草和士卒。至于北京,你们都没去过,城墙高得吓人,不是轻易能攻陷的。抢完良乡县,立即朝西去山西,一路抢过去,让官军追在咱们屁股后面吃灰尘!”

    这些反贼,已经被沿途官军惯坏了,根本不把王渊的几千士卒放在眼里。

    第二天,伍廉德率领的哨骑,开始与反贼的哨骑正面交锋,地点位于涿州和良乡县之间。

    伍廉德麾下只有几十骑,刚刚接触便立即逃跑,他傻了才跟几百骑硬怼。

    当天下午,双方大军相遇。

    王渊有精骑百余,哨骑数十,步卒六千,民夫近万。

    齐彦名拥有轻骑近千,老贼三千,青壮万余人。

    只看人数,似乎差不多。

    王渊立即结阵,精骑藏在军,穿戴甲胄随时准备冲阵。

    双方都没有弓弩手,反贼没时间训练,王渊也没时间训练。

    这么说吧,王渊的六千士卒,只认真练习过队列和旗令,剩下便是跑步等体能训练。连武器,也是出征之前,随便练了两天枪阵冲杀。

    来去只有一招捅!

    齐彦名骑马立于阵前,亲自观察官军情况,随即笑着对其他贼首说“果然是乌合之众。真正的官军精锐,前排必为刀盾手,眼前的官军连刀盾手都没有,跟地方的卫所军一样只知道用长枪。”

    众贼首哈哈大笑,他们跟军官打了一年,自然也知道正是如此。

    李锐说“咱们全军往前一冲,再用骑兵在侧翼一冲,保证杀得这些官军屁滚尿流。”

    齐彦名让李锐领着所有骑兵,一个哨骑也不留,全部绕向官军右翼。随即,他自己带着步卒,不疾不徐的朝着官军压去。

    这些反贼已经打出经验,甚至学会了官军的阵法,连旗号都是官军的五军旗令。除了弓弩手、火铳兵之外,其他兵种一应俱全,三千老贼还配了标枪。

    以兵种配置来较,王渊更像贼寇,齐彦名更像官军。

    眼见双方越来越接近,王渊突然单骑出阵,拿出铁皮喇叭大喊“阵斩刘六刘七的状元郎王渊在此,可敢出来与我单挑!”

    此言一出,反贼阵型突然杂乱。

    连齐彦名都停止了前进步伐,其余贼首面露惊色,那些老贼也几欲逃跑。

    三千老贼里边,有四分之一都跟王渊在战场厮杀过,剩下四分之三也听过王状元的大名。虽然贼首们禁止谈论王二郎,可私底下早交流无数次,那可是阵斩刘六刘七的杀神!

    但此刻两军相对,万万不可怯阵,否则必然引起溃败。

    齐彦名立即鼓动士气“兄弟们,眼前官军都是弱兵,他王渊一个人顶什么事?我等只需一鼓作气,便能杀败官军,将这厮砍了给刘六哥、刘七哥报仇。全军随我杀啊!”

    贼首们各自对视一眼,已经打定主意,万一战况不利,便立即骑马逃跑。

    这种事他们经常干,只要保住骑兵不失,总能够东山再起,因此官军一直无法彻底剿灭。

    便是齐彦名,也想好了逃跑路线,他只在乎自己的骑兵,连几千老贼都可以不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